送行達叔,回看他生前惟一得獎的一部影片,哭了

 

身旁的火災越燃越旺。

究竟嗎如此?

皮膚不舒服,依然在拍片,直至撐不住了,也就嗎離開了……

但他內心深處,還一直有一個聲音:

輸清光皆因上大當,輸清光而且吃便當。

宿命很怪異。

二十年過去,才發現再也無力去翻找記憶裡那一耳光的滋味。

他順利完成了此生最自豪的事情。

任何人在摔倒重新站起來時,都很不難。

形容“狗”,有什么比這更直白?

自己只是一個會犯錯,有優點的普通人罷了。

為什么每次說到青春,頓覺矯情又觸痛喉嚨?

以前在一兩本書上看見說,只不過在社會公眾場合越高聲說話的人,越是懼怕,即使高聲一點,就可以掩蓋住怯場。

四、

八、

內疚、羞愧,覺得丟臉。

之後現場直播帶貨賣稻米,收了店家15萬坑位費,承諾五萬單,結果只賣完不到十單。

穿著一生最體面的晚禮服。

生怕自己感覺不到他的低聲下氣。

一次是華弟騎著三輪車帶著JOJO馳離,身旁被澆上柴油的車子爆炸,頓時火光沖天,JOJO嚇得抱緊了華弟。

華弟追上去拉住JOJO,任由身旁人到處奔跑,兩顆心緊緊擁抱在一同。

走了一遭彎路,才知道身旁人說得沒錯。

這就是命,生來一輩子不停歇的命。

星爺和達叔都並非遙不可及的神。

即使在決定親手殺掉喇叭這么關鍵的時刻,仍然半躲半藏,畏畏縮縮。

就像華弟最喜歡太保低賤的模樣,每次都咬著牙告訴太保,不能低頭,千萬別受自己捉弄。

唯獨心底還在一直唱著:

太保站在華弟面前,半低著頭,皮膚止不住顫抖。

十、

收到《新扎师兄》是吳孟達人生的轉機,即使生活顯得極為充實有目標。

所以要贏得資源,也並非沒有辦法。

所以,太保會哼唱這首歌曲,還有另一個其原因。

等抬頭髮現是熟人時,馬上又換了兩幅嘴臉。

其中“輸清光皆因上大當,輸清光而且吃便當”是吳孟達此時此刻最真實的人生境況,而那句質問“只不過我並不差,為什么走黴運”是對生活的抱怨。

我有老師已成家,每晚柴米油鹽,張口閉口粗俗不堪,卻只有在夜深人靜時,才像條喪家犬,耷拉著四肢去找尋那一點非常有限的光。

他明曉得,他們演了一輩子戲,稱得上是一個音樂家了,本不必須去做那些事情。

即使會遭到許多人的攔阻,仍然想要將不屈化為一道道火光,燃燒所有的張狂。

只是,武林不存有了罷了……

七、

到了那個歲數,立刻就要八十歲了,卻依然為的是兩鬥米而折腰。

當華弟在雨夜教訓完捉弄他們的小混混,丟下一句“之後你丟人,我幫不了你了”。

就是故意藉著這種的調調,讓他們變得悠閒和自在一點,至少看上去生活的還挺愜意。

文 / 元寶

可後來他有多恨他就有多敬佩他,

五、

當時便是香港電影經濟發展的全盛時期,假如那時拼出來了也就嗎出來了。

怎么會這種?

還即使許多的東西,比如說青春、夢、情義、真愛……

只不過我並不差,為什么走黴運……

試想一下,最鐵的兄妹在你有困難甚至要丟掉性命的這時候,選擇冷眼旁觀。

接著振作起來,終日喃喃自語抱怨昔日摯友不近人情,又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對非常大的生活壓力……

儘管當年澳門電影圈有許多機會,但都只屬於這些被看好的未來之星。

但太保還是和往常一樣,穿著那身破爛的鞋子。

卻極少回憶是怎樣熬過這段拼命拍片、償還債務和受人冷眼的日子。

第二次彼此間陌生,是JOJO主動抱著華弟。

直至最後衝出來在背後刺了喇叭一刀。

夢中一個男孩提著黑色婚紗的裙子,光著腳奔跑在橋上,底下的指示牌箭頭不曉得指向何處,似的是遙遠的未來,也似的是明天。

明明心有不甘,卻又總是像“狗”一樣,點頭哈腰。

完結後,JOJO即使華弟不理解他們,極為惱怒。

心理上要不斷引導他們,接著要強忍骨折的痙攣,假裝什么事都沒有。

太保永遠不可能將像華弟那般活著,如果在夢裡。

這所以是片面之詞,並非每一人都感受獲得,內心深處的那種缺憾。

發福的皮膚,圓鼓鼓的啤酒肚。

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的,假如看見一個人越接近於完美,那證明越少的不完美被他隱藏起來了。

在人間也是如此。

也許有一天,回過頭來看,仍然會哭。

達叔影片職業生涯惟一一次得獎,香港影片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六、

或許在他內心深處,婉拒讓太多人曉得。

太保是達叔的真實寫照,事實上華弟則是達叔的一個夢。

一、

店家很惱怒,接著要求達叔歸還坑位費。

同時也是吳孟達人生中最重要的影片。

而且夢和現實生活永遠是武裝衝突的。

耳邊的曲目也漸漸消亡。

我不必須這種的。

我有摯友仍未婚,每晚懼怕自此寂寞一生,人前光鮮亮麗,實則戰戰兢兢,成功時沒人分享,失利時沒人安撫,早上用力喝酒,夜間努力清醒。

吳孟達說當時恨張家輝,極為恨。

當時抱著兩條賤命想到了結此生的吳孟達,沒有想過上天會再給他跌宕起伏的後半生。

這時聽著那首影片主題歌,陷於沉思,恍惚中做了一個夢。

而且太保一出場,未見其人先聞其嗓音:

當達叔詳盡瞭解配角之後,笑了“呵,狗……”,便是他們。

就似的少女都討厭如華弟那般,騎著F1在馬路上狂飆,衝破速率的極限,很自由,像風。

有四段婚姻關係,年輕時即使嗜賭弄得家庭破碎、負債累累,數度徘徊在生死邊緣。

達叔為的是養家餬口拼命的工作,近年來接演了許多所謂的“爛片”,口碑瞬間兩極分化。

關於跳舞,還在另一個人物頭上有彰顯。

吳孟達和自己比起來,位置低了許多,甚至是以前比不上吳孟達的歌手,當時都能斜著眼看他。

1990年陳木勝編劇的首部電影;22歲吳倩蓮參演的第一部經典作品。

就好比我見過許多老人家,六十多、八十歲還在忙碌。

看不懂整部影片的觀眾們,會覺得恐怖和暴力行為不合時宜。

達叔的離開,令我迄今心情無法平復。

只不過星爺何嘗並非這種。

而且也沒必要過多的去批評吳孟達辜負了兩段情感,能罵他風流、負心,堅信他也會接受。

被人扇了一耳光,也告訴他們,二十年後要還回去。

這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影片人物,整部影片叫作《天若有情》,也叫《天若有情之追梦人》。

人前賠笑,甘願犧牲許多的攝影機,編劇叫哭就哭讓笑就笑。

在吳孟達生前專訪中,他數次提到年輕時即使走錯路而追悔莫及。

慢慢地,男孩消亡在攝影機。

這是世間氣憤。

假如達叔還活著,必須會為他站出來說句話“我不懂劉德華”。

還有一次是華弟為的是讓JOJO退步,蓄意帶著她去飆車,本以為JOJO會懼怕,居然她為的是他們甘願歷險。

事到如今,只有靠這種的抱怨,還能抒發一下他們內心深處的憋屈。

長此以往,便成了永遠的小角色。

二、

Beyond《灰色轨迹》響起。

看見華弟,他慌不擇路。

沒有辦法,即便很喜歡這種的他們,還是有一個理由:為的是生活啊。

達叔此時此刻,也許也是這么想的。

被失利和挫折錘擊過,達叔的臉上沒有了不可一世的自豪,平添了一道道褶子,笑起來的這時候堆積成低賤、謙讓、氣憤、內疚。

這些將他視為“爛泥”的好友們,重新檢視了眼前那個中年男人。

即使青春總是在馬路上,不能停歇。

外界一直傳聞吳孟達與劉德華失和,而失和的其原因就是劉德華品行太差。

達叔年少成名,但一輩子忙忙碌碌。

即使他們無比的懼怕,皮膚像之後那般顫抖,刀都掉在地上。

這就是青春。

此前有人站出來說“一個女演員沒有必要搞的社會迴響這么大”。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種,該做的夢一定要有,該吃的苦一點無法減,該受的罪半分不能少。

達叔是令人尊敬的澳門著名電影人,他幾乎見證了澳門電影從經濟繁榮走向落寞,也見證了一個時代的交替。

一剎那,是自豪,是這輩子最光榮的時刻。

他們就似的是一攤爛泥。

在嘗過生活的苦之後才懂,青春是夢,倒在血泊中死去的華弟,也是夢。

就似的一個桀驁不馴的少女,開始採納那個世界,也就開始成長。

自己很多佝僂著背,挑著扁擔在市集上賣菜;很多還在蹬摩托車掙錢。

這又是故意在特別強調他們的低賤。

人物叫“太保”。

即使糊上牆,也是一攤爛泥。

但能試著寬容一個人。

有人說星爺“星郎才盡”。

即使無事可做,仍然踱著步子,看上去很匆匆的模樣。

自己告訴我一句話:

星爺和達叔這么十多年,在表演藝術的公路上並不順利。

任誰心底都會不均衡。

但是為的是錢,有什么辦法?

劉德華獲影后,達叔只是被提名。

這首歌曲在太保攝影機三次哼唱過。

第三次相距更近了一點,是華弟主動抱著JOJO。

當我們藏起定格每張青春笑臉的相片時,所有的鋒芒畢露也都沒有了,留下的一定是一道道痕跡。

誰的青春沒有撕裂般的痙攣。

三、

在選配角的這時候,杜琪峰等人最終想到了吳孟達。

或許人間任何疾苦和歡樂,都能用那個字來解釋。

我想,不僅僅是因為達叔過世。

九、

這又是太保。

所以,背後還有另一個人極力推薦,那個人就是他的好友張家輝。

中年失意,負債累累,被身旁人鄙夷,為的是活下去裝笑。

達叔和星爺不僅僅是黃金搭檔,為的是成就星爺,達叔甘願成為背後默默無聞的陪襯。

不論是陳木勝編劇、吳倩蓮,還是吳孟達。

做過夢,吃過苦,也受過罪。

每一女演員都想盡辦法把握機會。

甚至手上拿著一罐酒。

……

吳孟達過此種日子已經數十年了,乃至到了最後,根本不在意嗎小角色,如果好好的唱歌就夠了。

事實上影片的另一個宗旨就是青春。

只有如夢方醒時,才知一切皆過往雲煙,哭也好笑也罷,不可能將永恆,甚至根本不存有。

比如說三次發生的“火災”。

命。

太保低賤苟且;華弟傲骨凜然。

不,這就是一個真實的普通人!

也正如青春……

“對賭失利該事件”和“於文鳳索償手續費”該事件出來之後,沒人曉得那兩部影片對他象徵意義何在?

即使當時沒有借錢給他們恰是救了他們一命。

怎么會活成這種?

他才開始知道,苟且活下去也較好。

就連最要好的兄妹張家輝都婉拒幫助他,對他說“你他們化解”。

論入行,比許多他作過配的主人公更早;論成名,無數澳門一線明星也沒他早。

沒人能很瞭解一個人。

可能將只是想掙錢,又不敢丟掉他們一輩子引以為傲的資本。

人前腆著臉,人後汪汪叫。

看上去還是軟弱、低賤。

天上明月光,照在我胸膛。

那就是將華弟養大的四個風塵男子中的一個。

太保為的是生存甘願承受屈辱;華弟為的是義氣寧願拋棄心靈。

佛系更新,但每一則都用心,非常感謝調皮的你關注我,謝謝!

熱誠似火,願意為的是愛付出一同。

但吳孟達不一樣,他想的是什麼樣演好一個配角,什麼樣生活下去,什麼樣把負債早點償還……

就是憑藉著整部影片。

很合乎影片的另一個寓意:追夢人。

武林哪有不見刀光劍影?

達叔很認真、很努力的唱歌。

一些東西,嗎值得用心靈去捍衛。

也是他這輩子為的是準則為的是情義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是用以壯膽的。

有人認同,也有人看低。

這是社會底層人故意掩飾他們“卑微低微”的一種形式。

我才必須拿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用達叔如果說,不曉得為什么兩人慢慢地就似的老死不相往來了。

是懷念今天的他們。

但,太保還是被混混捉弄了。

他並非急需證明他們。

達叔一生並不完美。

肩負起兩個家庭,不放棄他們的職責,才是達叔惟一贖罪的形式。

這是嗎。

以前多傲,總覺得他們是那個世界上最厲害的人。

你我皆是追夢人。

由此造成感情糾葛,外界一陣陣輿論譁然!

比如說“有線五虎”、“五大天王”等。

儘管整部片子已經看完幾遍,但這一次,是惟一哭的一次。

而且影片最後攝影機,華弟倒在血泊中,偷走了所有的憾恨。

誰也不曉得。

但他一直深信,如果他們沒死劉德華沒卸任,之後一定有機會戰略合作。

可惜,那個機會永遠都不能有了……

一邊捂著喉嚨一邊喃喃說道:

這一兩年也拍了許多口碑良莠不齊的影片,甚至是被指出在販賣情懷。

“我捅死了喇叭,阿弟啊,你看見沒,我捅死了喇叭,我捅死了喇叭……”

陷於深淵的吳孟達更為心灰意冷。

嗎很慫很沒有骨氣?

吳孟達葬禮舉辦,是我們送行達叔的最後一程。

達叔聽不下去,只好在社會公眾場合替星爺解釋說自己不瞭解劉德華。

聽聞此事之後,更是更讓人無比心酸。

他們都順利完成了自己要順利完成的事情。

假如能,希望在此為達叔作最後的道別!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即使有人在背後拍太保的手臂時,他總是下意識地說“哪一位老大,哪一位老大”。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新紮師兄 天若有情 灰色軌跡 天若有情之追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