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無法小視的小孩《来了》:四歲男童團滅島國避邪菁英

 

影片中一直隱藏著一個很有意思的點,就是關於名字。在秀樹的記憶中,一直難以想起來的已經遇難的兒時玩伴的名字,還有後半段一直在電話號碼中不斷申明的“真琴的妹妹”,片尾那一段怪異的對話裡提及的“被叫到名字如果,就再也逃不掉了”的神話完全呼應了那個沒有名字、會模仿聲音和形體的邪魔的說法。

故事情節是一貫的血腥套路,但在秀樹、香奈、野崎四個人自白式的描述下,讓觀影人拼湊出一個隱藏在生活表象下更殘暴的事實,從現階段的理解層面上上看,是對現代家庭生活的暗喻,但往深了裡探求,是每一人的心魔的放大。無論是秀樹的幸福家庭秀,香奈的原生家庭恐慌,還是野崎對孩子的絕望,在全劇WTF式的血液中無窮放大,最終在這場聲勢浩大的驅魔典禮中終結。

靈異寫手野崎(佐藤準一 飾)迎來了一名諮詢人田原秀樹(妻夫木聰 飾)。據田原說,最近他的身旁相繼出現了多起只能用超常現像來解釋的奇異該事件。田原害怕危害性會波及丈夫香奈(黑木華 飾)和年幼的獨子知紗。野崎和身為通靈師後世的陪酒女真琴(小松菜奈 飾)一同展開調查後,發現依附於田原家的“這種東西”是超乎想像的強大之物。民俗文化歷史學者津田(青木崇高 飾)說,這個“這種東西”可能將是田原家鄉的民間故事中的惡魔。

異常鮮明的個人民族特色,是讓觀眾們對他又愛又恨,特別是擅於在影片中運用誇張與多視角敘事的表現手法,再配搭以絢麗多彩的視聽藝術風格,既讓觀眾們在相同的敘事視角中體驗到相同的故事情節,又讓觀眾們跟隨著視覺和感官的暴風洗禮與配角們感同身受。

這種的價值觀從中華大地傳入韓國,被韓國的神道和陰陽道發揚光大。做為韓國最出色最傑出禪師的比嘉琴子,自然更懂得言靈力量的可悲之處。同類好像設定,我們能參照韓國動漫《夏目友人帐》。

金柯基君想著,這大概是基於找尋未知的本能才讓現代人孜孜不倦地對鄉野神話、血腥傳言直到現如今的血腥影視劇欲罷不能(藉故泡妹子或是釣美女之類的童鞋們請自行退散),做為一位閱片無數的老炮兒,本君迄今還對黃政自由民主演的血腥片《哭声》耿耿於懷,不得不宣稱已經看了不下三遍,但還是沒有看知道。

還記得金柯基君曾在《阴阳师》的評論家中說過,“名字即世界上最長的法術”那個說法,從古至今,一直都存有著。在《云笈七签》中的《轩辕本纪》篇章便有記述,神獸白澤將八千二十種鬼怪妖獸的名字知會了炎帝,炎帝以素描之昭告天下,自此華夏農地上的子民再也不會懼怕鬼怪妖獸,曉得了名字,便曉得了力量的來源和屬性,自然也曉得了怎樣去剋制自己。

熱烈歡迎關注社會公眾號“仨魚說影片”查看更多該文。有想要了解的影片電視劇集或影視明星嗎?回覆留言,或許下期就有驚喜喲!!

好吧,雖然廢話了這么多,金柯基君腦子裡的想法就是比一箇中指,究根結底,或許充公人類文明生育的工具,大約能化解掉至少80%的苦惱。

究其原因是編劇羅泓軫在故弄玄虛,還是隱藏其背後的發展史太深刻引致故事情節內容艱深晦澀?不曉得,但說不定哪一天金柯基君靈光一閃就想通了,到時候一定會跟我們再好好掰扯掰扯整部電影。今天要聊的則是除此之外一部影片,於2018年12月在韓國公映的血腥驚悚片影片《来了》(又稱《邪临》)。

人為什么會討厭看恐怖電影?

中島哲也編劇的影片並不多,成名作《下妻物语》,到更讓人驚豔的《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帕高与魔法绘本》,再到懸疑片《告白》《渴望》,直到2018年的《来了》,那個62歲的老頭子的經典作品六個手指頭就能數清楚。

但此種極為迅猛的表現手法,不一定能讓所有人都接受,這也引致了中島哲也的經典作品幾乎都陷於了評價三個極端的境地,在他最新的影片《来了》中,這三個民族特色更是充分發揮得淋漓盡致,但同樣也遭遇了觀眾們譭譽參半的尷尬態勢。

《来了》的故事情節並不複雜,源起於一個歐洲各國各地都有的神話,大現代人經常會在小孩子抽搐不聽話的這時候,搬離一個久負盛名的惡鬼或是精怪來嚇唬自己,而且被嫌棄和不被愛的孩子,是會被那些妖精偷走或吞下(這不由得讓金柯基君想起了家鄉廣為流傳的熊娘嘎婆,感覺當年被雙親支配的絕望又回去了)。全劇圍繞著一位要被邪魔偷走的小男孩知紗展開,同樣以多人視角敘述了整個故事情節。

除了多配角的敘事藝術風格,多樣的元素涵義也是整部影片值得津津樂道的地方,互聯網、鏡子、鼠類、夢境,莫不突顯出深藏於人心內裡怪物的可怖之處。其中倍受粉絲讚揚的驅魔典禮,算得上是近些年來恐怖電影中驅魔場面的大陣仗,而參予驅魔的無論是神道、道教、巫女、薩滿,甚至是科學人士、西方靈媒,種類齊備,應有盡有,《哭声》中的“跳大神”的確不夠看,但即便看上去整體實力如此之彪悍,但還是用了一個同歸於盡換來看似完滿的結局。

被秀樹和香奈捨棄的知紗成為比嘉真琴的弱點,總是以笨蛋自詡的真琴成為疼愛姐姐的比嘉琴子的弱點,在傾盡了全數力量後,從邪魔手裡搶回無辜的知紗最終成為眾人的救贖。躺在真琴的腿上的知紗做了一個很有趣的夢,夢裡她去了一個四處都是蛋包飯的蛋包飯之國,每一蛋包飯上灑滿了鮮紅的調料,而知紗正被這一大群蛋包飯緊緊圍困著。啊一個讓人細思極恐的開頭。

野崎和真琴開始一同找尋解決辦法。田原回憶起小時候,被稱作“Oyama”的深山老林,只留下一頭的黃色童鞋,想不起名字的女孩,某一低吟的聲音,曾經被塵封的記憶漸漸被喚起。而那個邪魔,它會模仿聲音和形體,逃出人心的陰暗面。不斷升級的靈異反擊,相繼引致死傷。在真琴的妹妹——韓國最強大的通靈師琴子(松隆子 飾)的召集下,全韓國的通靈師都集結在田原家,眾人準備開始一場體量空前的“驅魔典禮”。

談及整部影片,還是得把編劇中島哲也提溜出來說一說。中島哲也做為一位拍電視廣告出身的電影編劇,他的名字可能將並不為大眾所熟識,但堅信愛看電影的朋友們想必對於電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並不陌生,整部被指出是多年來韓國主流電影最經典的經典作品,翌年還贏得了韓國電影金像獎傑出編劇獎和傑出電影劇本獎。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哭聲 渴望 陰陽師 帕高與魔法繪本 來了 軒轅本紀 下妻物語 雲笈七籤 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夏目友人帳 邪臨 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