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愛而嚴禁的煎熬要像她一樣墮落?

 

真愛是什么,已經極少去想那個問題了,這與否代表著某種意義上的老去。之所以想那個問題,是因為看了王朔的《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正式即使他的冷漠和無情,引致麗川也成為跟他們一樣的人。我揣摩著,張明可能將是用此種無情的煎熬,讓麗川返回她自己的生活中去,是為他好,但此種揣測似的也站不住腳,正如豆瓣評論家有一句話說,整部影片只講了是什么,而沒有深入探討為什么。甚至連張明的死,我們都不得不懷疑,他是什么愧疚而造成的救贖,還是即使那個這時候,他才察覺自己已經深深愛上了已經離開的麗川。此種直白可能將提高了影片的解讀空間,但整部影片的確只浮在表面,看完後我們只會覺得廖凡飾演的張明有某種意義上的變態。

麗川想要的生活,張明不可能將給她,他討厭上此種疏遠感,面對此種固定的情感,會讓他窒息。那個版本,我們看見麗川的墮落之快,甚至在麻將桌上,罵張明臭流氓、那方面沒用等,此種物極必反的墮落,連摯友方方都說這小姑娘完了。但是就在此種傷痛的煎熬中,麗川的自殺未遂變得更為能讓人反感,“你討厭戲劇還是悲劇,我討厭悲劇”。

當初被張明那個壞壞的小流氓吸引,她指出的愛是專一和陪伴,而張明是一個寂寞的遊蕩者,正如王朔原著中寫的“陽光從厚實的窗簾後傾瀉出來,我輕輕地走到窗外,從窗簾空隙看了會外邊車水馬龍、陽光明媚的街道,把窗簾拉嚴。我不討厭晴朗的早上,看見數以千計的人興沖沖省份下班、上學,我就深感形孤影單。夜間我什么事可幹,也沒什么人等我,我的朋友們都在睡覺。”

此種悲劇的天性中間,也有宿命的加持。89版我們看見麗川就是個普通男孩,那個普通男孩被刺激了之後,所作出的的一切反常,只不過都是以傷痛為主色的,這已經談不上愛了,而是對愛的執念。那個版本很有趣的一點是,前面安排了張明和胡昳的一場相戀。胡昳那個小男孩跟張明一樣,走進陌生的北方湖邊,自以為愛過,被矇騙過,張明在那個階段,我想是有懺悔的情緒在裡頭的,而且他才會勸胡昳,你仍然年長、依然可愛。

先看了2008年劉努力奮鬥版影片,廖凡那個配角有股子狠勁兒,“說你愛我,假的也行”廖凡飾演的張明的對白,我覺得是那個影片最其本質的動因,莫小奇飾演的麗川最後那股勁直至她死去香味才出來。

此種時空對錯的感覺,我想潛在的意思大概是如果返回從前,麗川只不過也有選擇,她的墮落,出賣他們,但她仍然年長、依然可愛。此種錯,不在張明,而在於每一場碰面之後的結果,誰也難以牢牢把握,這可能將是宿命吧。

我又找了1989羅剛飾演張明的版本,那個版本跟2008年版本的導演都是王朔。89版是忠實於原著的,我們看見張明和麗川在情感方面的武裝衝突,在過夜後隔天中午,麗川就對張明說,我要為你生孩子。而此時她還是個小學生,面對這么迫切激烈的愛,張明有點兒遲疑,此種遲疑的背後,是男女個性相同、心理相同的一種寫照。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