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半小時的記錄片,一口氣看完

 

編劇施斯托的《巴赫曼先生和他的学生》也是如此。整部片子在去年 維也納影展上贏得了銀熊獎,豆瓣開分8.8,現階段回升到8.6。

電影中有非常大的篇幅在講訴“詞彙”的象徵意義,那些具備移民身分的小孩很多都有詞彙的困局,說不太好荷蘭語也說不太好英文。沃爾夫岡曼先生花了非常大的精力對自己循循善誘,告訴自己詞彙對於個人經濟發展的重要性。

新世紀以來的影片音樂家們有一個特徵:討厭用影片去談論當下的熱門話題。那個特徵在最近的許多經典作品中屢見不鮮,如《方形》《同义词》等獲獎經典作品都在反覆地談這些耳熟能詳的話題:中間階層的倫理崩盤、後輕工業時代的迷茫、移民問題、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武裝衝突等等。

沃爾夫岡曼先生所做的工作,便是為小學生找出此種“共通”的詞彙。電影中有這么一個章節,沃爾夫岡曼先生企圖鼓勵小學生去深入探討“同性之愛”的問題,他先是唱了一首歌,問小學生們歌裡講訴了什么,旋即再拋出問題三個男孩重歸於好有什么問題嗎?假如改成三個女孩呢?

但實際上,深意卻不但此,“詞彙”問題不但關係著外來者與當地人的結合,同時也是人類文明擴建“巴別塔”的暗喻,假如沒有詞彙的共通,那么人類文明的永恆爭端和身分的恐懼將永遠難以防止。

整部打著記錄片旗號的電影變得很多過分精巧,它的攝影機詞彙不像我們慣常理解的那種頗具真實感的記錄片,拿著攝影機、晃動、直懟攝製對象的臉部,那些元素都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不痛不癢的藝術片調調,故意的拍攝地、被安排好的節拍、和非常大的響聲後戛然而止的靜默……

沃爾夫岡曼開出的方子是融入時代,在那個時代中尋找自我的價值,與此同時,個體與個體之間最單純的“愛”是須要被引導的,這也許是化解爭端最幸福的構想。

2、世界頂級團隊迴歸,這片子太饞人了!

24樓電影院” →步入新頁面,點擊左上角“...” → 點擊第二欄“設為星標“。記得把我們設為“星標 ★”哦~

沃爾夫岡曼先生在卸任之後,希望能夠激發那些小孩探索自己未來的人生,並鼓勵他們對相同的人文、生活形式和價值觀念造成好奇心。

1、 被劇名耽擱的仙人劇情片,無法錯失!

故事情節出現在“阿倫多夫”,那個奧地利小城70%的住戶從世界各地而來。沃爾夫岡曼先生班上的小孩在12到14歲之間,來自12個相同的國家,有許多人還沒有完全掌握荷蘭語。

在電影中,他像小孩們的好友,和自己一同玩音樂,用想像力故事情節接龍,針對每一小孩的性格談心,連自己滿面愁容的學生家長也被他病毒感染。

這簡直是一場精采的民族融合課。這群身分各有相同的小學生來自於相同的文化背景,但有一點是共同的,自己都是所謂的“外來人”,家境貧寒也並不優越,自己也很難在當下時代成為一個社會的中堅力量。那么在不遠的未來,這群小孩走向社會之後,自己又怎樣在那個社會里自處呢?自己會不能變為宗教信仰極端分子與社會不安定元素呢?

孩子們假如語言不通如果,那么在那個嶄新的地方生存下去,自己又該以什麼樣的身分自處呢?是一個他鄉的逃難者?還是一個新波蘭人?

有趣的是,在納粹黨時期,那個省份也是最大的軍用物資製造場所。編劇有意導入了過去與當下的關連。沃爾夫岡曼先生以他們為例,告訴小學生,他的外祖母是匈牙利人,在出境奧地利時被納粹黨的戶口官劃掉了原姓,也就成了現在的“沃爾夫岡曼”。

此種被安排過的“記錄片”經常讓人深感不夠真實,但電影中沃爾夫岡曼先生和小學生的行動又很難讓人覺得是一種“演出”,此種內容的真實和方式的工整之間形成了一種有意思的感覺:觀眾們更冷靜了,我們能更為不帶情感地檢視整部經典作品,理性地對電影的內容作出思索。

沃爾夫岡曼先生曉得,說教是無法解決問題的,基礎教育其本質是要融入小學生,去聆聽自己,理解自己,溝通交流自己,最終鼓勵自己,這就是沃爾夫岡曼先生所做的全數。

點贊、在看、分享,一鍵三連

從某種意義上說,沃爾夫岡曼先生更多的工作並非學業同學,而是小學生世界觀的引導者。沃爾夫岡曼深知小學生的個性是五花八門的,相同的大背景與人文催生了相同的世界觀,這很可能將讓自己在未來的生活中即使價值觀的相同而彼此間危害,找尋“共識”,也就是找尋人與人之間求同存異的基礎。

在編劇施斯托認為,基礎教育的其本質也是結合。電影中,沃爾夫岡曼先生也許不像我們慣常所理解的不苟言笑的同學形像,他說粗言穢語、玩音樂,有時候還像一個活寶,但是卻從來不說教。

這副部長達217兩分鐘(約四個半小時)的電影,談論的依然是許多非常時髦的議題:群體結合、宗教信仰問題、個人身份認知等等。編劇很取巧地把攝影機對準了一個奧地利小城上的年級,一個正在結合的西歐社會就這么被濃縮在一個小小的年級之中了,十幾位小學生和一名同學構成了那個“社會”的全數成員。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巴赫曼先生和他的學生 同義詞 方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