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緊急發向全世界的求救信

 

在這份信裡,

發展史見證,反對派的12條承諾

她說:“自己將禁止所有表演藝術。自己將剝奪婦女的基本權利,我們將被拉到家庭和定價權的陰影裡,我們的聲音和表達將被迫消聲。現在自己已經炸燬了許多幼兒園,男孩們將再度被迫休學。”

她說:“請幫助我們讓世界看見出現在我們頭上的事。”

一旦失控,就會無窮反噬那個世界健康的皮膚,而到了那時就悔之晚矣!

其二,她解釋了寫信的緣由。

只不過就是在提醒那個世界,

接下來,她說:“眼前此種倉促撤兵,此种放棄伊拉克人民的決定,是對我們人民的背棄,是對伊拉克人為西方獲得冷戰所做一切的背棄。我們的人民被遺忘了。”三十年的努力轉眼化為烏有。

即使世界是會蛻變的,

她說:“我們須要你的支持和你的聲音來代表伊拉克男性、幼兒、音樂家和電影人,此種支持將是我們現在最須要的幫助。”

她說:“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或許只有兩天了。”

她說:“這是不公平的。”

如果公義和正直一旦後撤,惡魔和殘忍就會到處瀰漫著!

她說:“她是懷著一顆破碎的心在寫信,她希望有人能夠保護她和她的人民免遭危害。”

其它推薦:

今日,看見一封信伊拉克女導演薩宙斯卡里米8月13日發出的求救信,頓時被震撼住了。

她說:“請幫助我們,我們須要你們的聲音。”

看完這封信,如她信中的苦痛爆發,即便我們儘管同處在一個時代,卻早已相隔了兩個世紀末。

由此我在想,

她說:“這是一場人道主義債務危機,但是世界卻一片沉寂。”

昨日,一位19歲的華人男孩被擊斃了

為什麼朋友圈都在紀念一個叫作李立群的人?

她不僅僅是在求助,從某一個象徵意義上而言,她也是在挽救那個世界!

追悼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混亂中,意外遇難的兩個逃亡者

文/於凡諾

首先,她介紹他們是伊拉克的一位影片編劇。

與許多人一樣,我也是含著淚水反覆看了好幾遍這封信,

不說其它的,僅僅從這封處處透漏出恐懼絕望的求救信上看,如果一想到,居然有一個國家,一個有科學知識有身分有價值觀的男性,無可奈何之中發出這種的悲痛恐懼之聲,就更讓人無法自已。

事實上,

如果公義和正直不站出來,惡魔和殘忍就會站出來!

直觀地說,就似的一而再眼睜睜看著一件件幸福的東西,被黑暗野蠻與強姦無情地炸燬而束手無策。

特別是最後一句,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或許只有兩天了。更讓人強烈地恐懼。

一個柔弱的男性發出此種恐懼的悲痛之聲,

她說:“假如反對派接管了塔多爾,我們可能將再無法訪問互聯網和採用通信工具。請你們支持我們,替我們發聲。”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