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淡的“第二爐香”,歪曲的情感價值觀

 

並且,在影片裡女主和男主兩人的情感,幾乎沒有,女主也只見過男主四次,就表明心意深深愛上。

在宣傳末期,就以“純愛”的名義放到短視頻網絡平臺,配的文案也都是青春痙攣現代文學,宣傳語還以“給愛而嚴禁的人紀念”,此種吸引青年人的營銷方式,變得有點兒低級了。

第二次,女主葛薇龍初來乍到澳門,一無所有地去投奔澳門惟一的家人,一個已經和家中決裂,娶東莞商人做姨太的姨媽。

電影中還有很多值得吐槽的地方,總體看下來,就是一個不倫不類的商業文藝片。惟一能看的點可能將就是出演姨媽的俞飛鴻了吧。

要拍《沉香屑·第一炉香》沒點硬功夫,似乎是沒用。

在張愛玲的文字裡,情感是最稀薄的,或許是他們的經歷,引致她的文字雖美卻含著一口迷藥,讓聽眾神魂顛倒。

她本以為能一塵不染的在“貴圈”中讀完書,殊不知狼群中怎會容許有羊的存有?

從第三次家庭聚會開始,她才正式接觸到祖母的圈子裡,成為權貴該遊戲中的獵物。

事先考慮不到位,事後馬後炮,甩鍋給執導?影片差,按理說主要職責在於編劇,編劇的信念決定一部影片的走向。

在影片《第一炉香》中,這種的場景發生過很數次。

從殺青起被罵,一直到公映後打分口碑打分低落,整部影片即使眾多不利因素被人詬病。女演員就不提了,說說整部影片的主旨吧。

許鞍華第二次拍張愛玲的經典作品是在1984年,拍的是張愛玲的成名之作《倾城之恋》,當時選的女演員是張家輝。

張愛玲的書,文學性極高,要翻拍成電影是難上加難,特別是電影圈大能編劇避之又避的《第一炉香》。

這兒,在影片中只不過也有一個細節,女主一身樸實地站在身穿絢麗服裝的祖母面前,雙眼直直地盯著祖母鞋子上的水晶。

故事情節是這個故事情節,人物卻非這個人物,鏡頭拍的很美,但總體拍出來的那種油膩黏膩之氣讓人心底不適應。

談到舊北京,腦海中不由地幻想出一副鏡頭:燈光躍動,長裙搖曳,男男女女聚集在亮堂的浮影中唱歌,轉動間,王菲迷人的嗓音娓娓動聽。

一開始她只想向祖母借點錢把書讀完,在看見祖母富貴的生活時,潘多拉魔盒就已經關上,女主的心早已變了。

原著深入探討的是人性,影片的核心卻是真愛。編劇既想保留張愛玲的核心,又想以真愛為由頭,贏得自身利益,想法是好的,結果很殘暴。

她的悲劇是咎由自取!

關於選角,編劇他們也宣稱了:“假如我曉得網民的power(力量),我就會換角。但是我沒有意識到除了老闆娘、他們跟創作團隊,還要問準網民就可以......”。

一副很國際標準的象徵主義男子相貌,女演員馬思純的形像與原著嚴重不合乎,以致於許多人看完影片後,評價為“第二爐鋼”,說的難聽點,就是你壯的像一隻熊!就連彭于晏出演的男主也與原著中陰鬱的喬琪喬大為不符。

整部影片的原著是張愛玲的成名作《沉香屑.第一炉香》。 小說家,總是會在男性配角的刻畫上更費心力。

編劇攝製整部經典作品的企圖,大概有四種,一想迎合觀眾們,二想通過影片傳遞出恰當的戀愛觀,三想掙一個好的口碑,這三樣在《第一炉香》裡頭,沒有一個搞好的。

姨媽很“好心”地收留了她,讓她住在三樓,並給她精心準備了一衣櫃的鞋子。

影片一旦扯上人性,那必然會遭受磨難。

之後在很長一兩年,許鞍華都將整部影片視作他們從業職業生涯的“滑鐵盧”。

做為一個改編過四次張愛玲經典作品,華裔省份數一數二的男性編劇許鞍華,她對張愛玲的經典作品是情有獨鍾。

夜裡,她趴在床邊孤枕難眠,樓上卻傳來陣陣悠揚的音樂創作,那時,她還是那個“遊戲場”的局外人。

說她是純真女孩?那不存有。

在兩人搭戲的過程中,我只看見一個油膩的海王在嘲笑純情女孩,你要說女孩愛嗎?並沒有看出來。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沉香屑·第一爐香 沉香屑.第一爐香 第一爐香 傾城之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