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而上的潘粵明

 

最終,他被北師大音樂系影視製作的大專班投檔。

有道是在一同有多恩愛,分開時就有多變態。去面對曾經深愛的人所給與的危害,總歸是極為凶殘的事。

“生活中的每件事都是人生必經的,每經歷一件事,不論好壞都是磨鍊他們的過程。即使沒有人能沒有窮困,也不能一天到晚都是開心的事,我們要化解的問題許多,但是心急是沒有用的,而且就一點點地前進吧。”

但是,用心地認真地去生活,於他來說,或許是更關鍵的事。

從那時起,潘粵明就很清楚他們想做什么,要做什么。

要說起來,這三部劇的關注度也是沒誰了。

婚姻關係裡的是非已經不關鍵了,關鍵的是大眾社會輿論已經判定潘粵明廢掉了。

也能調皮地萌到歌迷的少女心:

他足足消沉了5年。5年裡,潘粵明慢慢地無戲可演,慢慢地顯得悄無聲息。

正如潘粵明他們所言——

由潘粵明執導的《怒晴湘西》和《逆流而上的你》同時爆火。不論是慫萌的陳玉樓還是奶萌的楊光,我們疑惑的是,這三個人物哪一個更接近潘粵明本人。他本人的提問是——“陳玉樓的痞和楊光的暖都並非我”。那,真正的潘粵明是什麼樣的呢?

或許時光偷走了曾經的這個清秀花旦,但便是在人生的起伏裡,他顯得有故事情節、有氣質。

可能將所有的夢想都會被老天故意地考驗一下吧,堅持要唱歌的潘粵明,已連續一年錄取北影和中戲,都被無情地拒之門外。

原著裡並不受人待見的陳玉樓,被潘粵明化腐朽為神奇,不但調皮透頂,還慫萌慫萌的。

希望你跟他們和解 希望你別輕易讓步

不得不說,一個人和他從事的行業大概也是存有這種神祕緣分的。潘越明接觸到演藝行業就帶著許多的因緣際會,好似是冥冥中的天意。

而做為重頭戲的兄妹同框片段,在製作上竟沒有動用任何黑信息技術,只是反反覆覆的三招兒——替身、綠幕和圖像重合。

而另一部《逆流而上的你》,則實現了潘粵明出演戲劇的心願。

拍《惊涛骇浪》的這時候,有一場跳水的戲。為的是故事情節的須要,片場選擇在發山洪的地方拍。專門用三艘船發動旋翼把水攪渾,僱了十多個建築工人專門剷土,把水坑製作成黏稠的泥漿坑。

“一人分飾兩角?!這么帶勁?!接啊,要接!”

誰也不曉得他這5年裡,內心深處究竟經歷了什么。

只是歪一下嘴角,略為晃一下頭,關宏峰瞬間變為了關宏宇。

困了累了就睡,醒過來了,第一件事還是琢磨電影劇本。思索每一個表情必須看向哪裡,考慮每一個動作什麼樣才算到位。

當時,潘粵明駕駛卡車,為攝製出更為真實的駕駛攝影機,不斷快速,在一個猝不及防的拐彎,他一個急打踏板的動作釀成了大禍。

這部劇下來,仔細一數,潘粵明竟有一萬多場戲。有至少已連續三個小時的時間裡,每晚的通知上都只有他一個人的名字。

《蓝色爱情》

原先以為像潘粵明這種的乖孩子,將來一定會依照雙親的意願考學、工作、成婚、生子,過上平凡的一生,可誰預料到他竟踏上了那條喧鬧的文藝之路。

假如並非那年同學引導我們出席暑假公益活動,假如並非正好有個藝術演出班在錄取,假如並非潘粵明的小夥伴一時興起想去演出班上玩兒,潘粵明就不能跟風報名進了演出班。

他為《逆流而上的你》唱的一首歌,最適宜為他的人生註釋,也像是他給無數逆流中掙扎的人伸出的手,溫暖而有力量:

你要表演關宏宇的真實體會,又無法少了那層不可或缺的掩蓋。你既得讓劇中人發現沒法,又得讓觀眾們能一眼分辨。

成長在第五代編劇膠捲影片裡的他,經常將“膠捲很貴”掛在嘴邊。即使膠捲貴,而且每場戲都要精確到位,這成為他對他們的一項苛刻要求。

直至某日被狗仔隊從人堆裡扒出來,他儼然已經是一副油膩中年大叔的外貌了。曾經國民花旦的神采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衣著邋遢,身形臃腫的潘胖子。

大學畢業後,他和所有懷揣演藝夢的青年人一樣,四處找片場自薦,為的是能有機會好好地演上一部戲。

“有個電影劇本,要一人分飾兩角,你接不接?”

就拿片中弟弟關宏宇假扮哥哥第二次上場時面對遺體犯惡心的臺詞而言,就對女演員有著很高的要求。

不必多言,整部戲裡,潘粵明的唱功——炸了!

說來也算幸運,憑藉著小清爽的翩翩少年個性,潘粵明被《非常夏日》的編劇路同學看上,參演了人生中的第二個女主角。

那位內心深處沉靜的佛系藝術家,油畫動感調皮。雖肚腩未減、形如中年大叔,但內心深處之中依然少女。

潘粵明在94版《三国演义》裡出演孫權

—FIN—

那,真正的潘粵明是什麼樣的呢?

戲中他一人分飾兩角——哥哥關宏峰和雙胞胎弟弟關宏宇。只不過更精確地說,他是一人分飾四角,除了出演這兄弟倆外,他還要出演在片中飾演哥哥的弟弟以及飾演弟弟的哥哥。

轉 載 須 知

為的是達至“精分”的最佳效果,潘粵明將他們關在家裡三個月,自言自語,自說自話。他無時無刻不在琢磨電影劇本,每時每刻都在揣摩配角。

“跳舞的這時候,想像他們是一顆洋蔥,儘管被現實生活層層拆分,但越到後來越感情多樣、越到後來越辛辣刺激!好聽壞聽不關鍵!我就不信,唱不哭自己還唱不哭他們嗎?”

希望你愛他也能愛他們 愛花也能迎風雨

“舊愛的諾言像極了一個巴掌

每當你記起一句 就挨一個耳光

希望你做什么都千萬別忘掉 別弄丟了最珍貴的你

對潘粵明而言,關注度或許並非最關鍵的,關鍵的是,這三部經典作品在他那兒,或多或少都帶著些圓夢的意味。

本以為到鬼門關走過一遭,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了。可不料,有人竟拿車禍做起了該文,一時間傳言四起。

一曲終了,他壓抑了十多年的感情,總算在嗓音裡獲得了療愈。

演得了殺人不眨眼的變態:

前陣子,潘粵明出演的三部經典作品同步熱播。

不知有多少人重看了多少遍。當真是,戲已演完,而觀眾們卻還在戲中。

這三部劇會火,自然離不開導演和編劇的功績,但要說最搶鏡的地方,一定還是女主角潘粵明。

潘粵明對戲的認真程度也是出了名的。

在一檔娛樂專訪電視節目中,主播模仿他在《情不自禁》中一經典片段時,分兩分鐘就要爆笑出戲。他卻在身旁嚴肅地提醒“無法笑啊,假如是真膠捲如果,嗎會捱罵的。”

先是潘粵明在漳州攝製《因你而来》時出現車禍。

整部影片讓潘粵明領到了第五屆上海影片節最佳新人獎。自此,正式開啟了他順風順水的演藝職業生涯。

你最喜歡潘粵明的哪一個配角?

老北京的講理兒、好面兒,包含雙親家庭基礎教育中的那種溫和又不失嚴苛的基礎教育,都潛移默化地融進了他的骨子裡。

聞嚴禁女人香”

他一邊調侃一邊踏上了《跨界歌王》的舞臺:

王瀧正動情地講訴著一個警員的救贖與復活,而潘粵明只用了一個眼神就穩穩地接住了那段戲。

潘粵明在琢磨戲的這時候,就設計出了一套十分“別緻”的小動作——

許多年後,在某一專訪電視節目中,潘粵明回憶起這段不堪回首的日子,仍然是感慨萬千。

總算有一天,潘粵明忽然決定收拾起邋遢臃腫的形像,重新做回這個元氣滿滿的他們。

HOLD得住油膩大叔氣質:

在被問及那個問題時,潘粵明居然甩出了一個“關宏宇”(《白夜追凶》配角)式的壞笑,意味深長地說了句——“陳玉樓的痞和楊光的暖都並非我”。

好評洶湧而來的這時候,潘粵明他們心底清楚,那些都並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正所謂“人前你有多幸運,人後你就得多努力”。

這幾段經歷,激發了他唱歌的熱誠,也催生了今天那個愛戲如命的潘粵明。

希望你還是那么的正直 但要學著讓智慧快速增長

觀眾席裡唏噓一片,歡呼中滿溢著理解與引導。

遙想當年,玉樹臨風的潘粵明和貌美如花的董潔,真可謂是一雙璧人,實乃演藝圈中閃閃發光的“金童玉女”。

面對眼前的此路不通,換了自己,可能將就要另尋出路了,可潘粵明偏不,就是考不上專科,上大專班也要在那條馬路上走下去。

歌迷評價說,在整部劇中,潘粵明自帶喜感,舉手投足都帶著戲劇包袱,看上去“奶萌奶萌”的。

也扛得住武打動作戲:

潘粵明生長在上海一個普通的公務人員家庭,是那種在衚衕裡吃著鍋盔,吸溜著炸醬麵長大的正宗上海小孩。

總算達至了在各個配角間轉換自如,得心應手的超高水平。

那位昔日的紅衣少女蒙上黃色的絲帶,用他那不急不緩的嗓音,平淡地為我們講訴了一個似的已經很久遠的故事情節。

這種一個擁有他們人生悲喜起伏的人,恰恰是能夠匹配《白夜追凶》電影劇本的人。

就在我們爭相向那個美滿的四口之家投去羨慕的目光時,天災人禍一併降臨。

沒有多餘的動作,只動了半邊的嘴角,故事情節就又一次地峰迴路轉。

科技含量不高,就意味著對女演員要求很高。攝影機調度、動作設計、時機把握……難度並非通常的大。

唱歌成就了潘粵明在熒幕上的精采,是他人生中很關鍵的一部分。

之後的潘粵明,更是有如開掛通常,開啟了霸屏模式。

希望你仍然為人著想 但千萬別再為誰傷勢

不論是慫萌的陳玉樓還是奶萌的楊光,我們疑惑的是,這三個人物哪一個更接近潘粵明本人。

五年你儂我儂的甜蜜後,潘董二人順理成章地邁入婚姻關係殿堂,並迎來了調皮的女兒頂頂。

在經歷了各式各樣喧鬧之後,他顯得愈發謙和溫厚。

表情亂瞟,不肯看遺體,卻要裝作成觀察周圍現場;被遺體散發的香味嗆得要捂耳朵,發現不對,就把手下移,裝作疲倦地揉揉雙眼。

他沒有反駁,他曉得,根本沒有人願意聽一個所謂“渣男”的反駁。

卡車失控,連人帶車一起掉進深溝。車徹底報廢,潘粵明也因腦部受到嚴重擠壓而破裂,幾近殞命。

潘粵明則要從高臺上頭朝下跳下去。這種一跳,不用說是被泥漿給嗆到了,就是撞到木頭或是捲到旋翼下都並非沒有可能將。可為的是拍那個滿身是泥誰也看不出來是誰的剪影一樣的攝影機,潘粵明竟跳了8次。

一部是鬼吹燈系列《怒晴湘西》,一部是生活喜劇電影《逆流而上的你》。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跨界歌王 驚濤駭浪 情不自禁 藍色愛情 三國演義 逆流而上的你 因你而來 白夜追凶 怒晴湘西 非常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