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森分析《英雄无归》適宜小劇場模式,《超胆侠》的認知度極高

 

創作時機較為巧妙,這是安德森總結出來的東西,很多漫改影片就沒有那么幸運了。DC工作組為什麼重新調整了新版《闪电侠》和《蝙蝠侠》的創作步驟?即使這三部系列在電影劇本創作的階段,我們根本沒有預料到全球傳染病會發生,當時派拉蒙兄妹依照電影院的國際標準進行創作。可惜到了這三部系列公映的這時候,荷里活已經步入了在線視頻時代。《英雄无归》的公映時間儘管早在DC的三部經典作品,但整部《蜘蛛侠》系列的電影劇本早就創作好了,在攝製和製作的過程當中,該系列都是依照小劇場模式進行創作,潛移默化負面影響了觀眾們族群的分類。

關於《英雄无归》那么火熱的其原因,安德森進行了全方位的分析——首先《蜘蛛侠》系列在全球的歌迷非常多,即使在市場競爭激烈的荷里活宇宙影片的市場下面,能夠與《小虫》系列市場競爭的超級英雄,或許只有《蝙蝠侠》此種具備積澱的英雄形象。再者就是青春偶像 傑克·赫蘭德原本就暢銷,許多歌迷們衝著瑞典弟成為了《蜘蛛侠》的忠實觀眾。安德森還談及了一點,電影院停用時代也觸發了《英雄无归》的除此之外一大特徵:整部經典作品適宜小劇場模式。在電影院逐漸停用之後,許多大銀幕經典作品就要轉向小劇場公映,很多飯店也開始引入熱門影片的播映權。《英雄无归》在創作的階段,漫威工作組就給整部經典作品設定了小劇場路線。

西歐新聞媒體對《英雄无归》的評價很直接——這是一部很受歡迎的小劇場影片,音樂廳的老闆娘們親睞於整部經典作品,小劇場模式讓《英雄无归》散發著不一樣的氣質,而且整部經典作品適宜小劇場模式。為的是證明他們的看法,安德森還專訪了一名比利時音樂廳的老闆娘,她經營著法國巴黎市郊的一處小歌音樂廳,原先小劇場的上座率就不怎么悲觀,在特殊時期,我們更為沒有興趣來小劇場觀看錶演。但是在《英雄无归》公映的這時候,小歌音樂廳的上座率全滿了,這是在正常時期都沒有達至過的盛況。同期還有三部熱門經典作品在該小劇場公映,分別是比利時喜劇電影《初恋故事》和白俄羅斯的科幻影片《宝拉之梦》,這三部西歐影視作品的本土系列,還比不上《英雄无归》的一個零頭。

筆者(沾沾自喜看影片)指出,《超胆侠》在漫畫書應用領域和大熒幕的差距非常大,在原版的腳本當中,很多人一直覺得該系列是《复仇者联盟》或是《捍卫者联盟》的衍生類經典作品。但是在影視作品應用領域,《超胆侠》不能和其它系列掛鉤太深,這就是一部原始的漫改電視劇集,該配角有著明晰的故事情節主線,此種反差也彰顯在了認知度下面。而且安德森則表示, 《超胆侠》的認知度極高,這是該系列在無形之中的競爭優勢。

《蜘蛛侠:英雄无归》在西歐的影片市場很暢銷,《好莱坞报道者》的本報記者安德森分析了此種現像:《英雄无归》適宜小劇場模式,西歐各類小劇場的老闆娘非常討厭《蜘蛛侠》系列,即使整部系列能夠為小劇場帶來電影票房和利潤率。安德森還透漏了一個事實,《超胆侠》的認知度極高,那個配角的發展潛力非常大,《超胆侠》的電視劇集在奈飛網絡平臺的收視率亮眼,安德森希望漫威工作組創作影片版本的《超胆侠》,整部系列的認知度極高,影片經典作品締造的價值更大。安德森指出,西歐觀眾們不太討厭《奇异博士》,在《蜘蛛侠》的衍生系列當中,《超凡》系列的認知度更高,我們對超級英雄系列的聽覺相同。

在線視頻時代開啟非常快速,但是安德森則表示,漫威工作組想要弄出一部真正象徵意義的大銀幕經典作品,僅僅依靠著線上網絡平臺,難以彰顯電影的價值,《英雄无归》就碰到了那些問題。與同期公映的《永恒族》和接下來要公映的《黑豹:永远的瓦坎达》較之,《英雄无归》在視覺效果方面不佔優勢,即便迪斯尼在整部系列的投錢已經不多了(並非即使時代其原因,而是此前的著作權之爭還沒有化解)。而且說, 安德森分析《英雄无归》適宜小劇場模式,這是瑞典弟版本的《小虫》能夠持續成功的主要其原因。《超胆侠》還有一個片名就是《夜魔侠》,在安德森認為,整部系列或是那個配角的認同度極高,與特殊時期也有分不開的關係。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超凡 初戀故事 奇異博士 閃電俠 英雄無歸 復仇者聯盟 超膽俠 蜘蛛俠 小蟲 寶拉之夢 蜘蛛俠:英雄無歸 蝙蝠俠 永恆族 捍衛者聯盟 好萊塢報道者 夜魔俠 黑豹:永遠的瓦坎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