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粵明此款男主,在國產劇中再也看不出了?

 

走遠又調頭的擁抱,重聚不分開的諾言,是自己重歸於好的證據。

“放過我,求你了”

從影片到電視劇,國產電影真愛,好似步入了“劇名愈來愈長,質量愈來愈差”的怪圈。

無意得見,愛慕,是浪漫愛情的開始,本沒什么不妥,但問題是:一開始,這倆人怎么看都是不般配的。

所有疑問,現在再看這一版《白蛇传》,也許能找出答案。

現如今熱門劇的專頁,總有觀眾們發出相似感慨。

如此真愛註定無法被接受,這是上天的警示。

劇外,現代人當初總在探討的一件事是“一個千年蛇妖,怎會為的是一個懦弱書生放棄得道”。

別看他平常唯唯諾諾,卻是個“土味情話之王”,抓住機會就是一段輸入,膽大的不像話。

不能即使愛娘子,就讓她喪失姊妹

這份清醒,讓自己真愛不能迷失在霧靄之中。

這一版唐僧也不例外,後輩們有的問題,他一個很多。

這份情,連上天也是認的。

即使白素貞身懷六甲,上天震怒,以黑死病襲城預警,唐僧也差點丟了性命。

他走,她追,他插翅難飛;他害羞,她注視,他再次沉入愛河。

直至此時,他才講出真相。

重歸於好時用竭盡全力,眼波流轉處都是纏綿情誼。

但,估算所有人都居然,2022年,整部劇又在熱門佔有一席之地。

倘若不分開,這還只是小懲處。

他還是想離娘子近一點。

雙眼無法做的選擇,後來還是心幫他做了。

多少年來,這段情也曾讓人疑惑。

沒了“今生救命之恩需報答”的安排,沒了“遊湖借傘”做結尾,倆人的真愛純是“一眼萬年式”結尾。

問題是,他愛她,且只愛她一個;問題是,他討厭她,從沒有那么多的牽涉到、考慮。

一個是人,一個是妖;一個在天,一個在地,怎可同日而語。

從天庭追進魔道,無所不用其極,人類文明孩子他不放過,挑撥離間手到擒來,對唐僧幾番藉助。

在這其中,前車之鑑,自己心心相印,一路對付;上天抨擊,關乎黎民百姓,苦求到觀世音面前,也算化解。

白素貞,千年蛇妖。迷人正直,行善修練,受觀世音的點化和幫助,一頭腳已越過了得道准入門檻。

再相逢,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她在塔內,他在塔外,相守餘生。

唐僧看在眼裡,決心也要保護對方。

端陽節,唐僧中了法海的陷阱,讓白素貞喝下雄黃酒,白素貞現出原形,直接嚇死了唐僧。關於這一段,當時看差不多要氣死100遍。

可成親,只是唐僧和白素貞聯手的開始,並非結局。

好心落水,險些被宰;傻呵呵進了惡鬼橫生的“魔道”,險些被吞下……除了相貌還算清俊,一打眼真無什么不同之處。

“誰說百無一用是書生”

唐僧一邊回懟法海,婉拒受戒,“無論我娘子是人是妖,我都要定她了,我跟你拼了!”

演仙俠古偶,就是各路仙俠重歸於好相殺,二世不夠,二三四五六七世來湊;演虐戀美學,就是死去活來,好好的日子但,非要苦大仇深。

就差直接把輕工業糖精往人臉上砸:快嗑,你怎么還不嗑啊。

這種做,只即使那一句:雷峰塔百步之內,非僧侶嚴禁擅入。

真愛的種子,在因緣自會的巧遇下得以收割;銘心刻骨的感情,在生死考驗中萌芽。

一把傘,見證著歲月的推移

雞賊唐僧:有借有還,我愛你不難

雖然失憶,但就像愛白素貞這件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三次。

一路上,白素貞為的是救他性命,沒了仙丹,斷了仙劍,還被唐僧的玉佛珠穿心,險些死去。

為的是不牽連情人親朋好友,產子之後的白素貞,自願來到雷峰塔,唐僧也找出金山寺,自願還俗為僧,日日掃塔。

劇內,這段情感從來是三個被告的事,自己明晰知悉彼此間的心。

唐僧跟他說白素貞是妖,他百般找補,氣得唐僧直翻白眼;唐僧給他觀世音圖,忽悠他設圈套害白素貞,他隨手一丟。

要不是他因而又被唐僧抓住,白素貞哪至於瑤池盜仙草,水漫金山寺。哀其意外,怒其不爭,這種形容再最合適但。

一邊對小青講出了隱藏已久如果——

甚至讓人有點兒想不通:這種一個書生,咋能在十多年後,成為“最暢銷的一版唐僧”?

沒多久後,西溪斷橋邊,他撐著那把曾給她避雨的破傘;她玉帝找尋世間的八滴淚水,裝滿即能成仙。

一番不信邪的心理作祟,幻化成白素貞,騙唐僧被“無情槌”打中,忘懷一切。

為什么會這種?究其原因,也許是千帆歷盡回頭看,現代人才猛然發現:這一版《白蛇传》,才是“國產劇真愛內卷範本”。

唐僧:你說誰瘋了???

對唐僧有救下之恩的連翹,獲知白素貞是蛇妖后屢屢出手,拜到法海門下,只為拆散二人。

起初的連翹,並並非蠻橫不講理的人,也曾引導唐僧堅強去追求真愛。後來,看唐僧為情痴狂的模樣,也如法海通常生了執念。

跪小青,求她千萬別扔下白素貞返回,假如非要返回一個,他走。

不不幸,面對唐突許諾,直球告白的唐僧,白素貞直接婉拒。

他就是個凡夫俗子,一輩子那么短,能和愛的人在一同最重要。

一切都像是最開始的那兩天,夜空開始下雪,她默默地撐起破爛的雨傘,陪在他身旁。

文弱窮酸即使了,他還總特倒黴。

兩雙鞋就這么送至了唐僧眼前。

唐僧確實不太懂愛,這世上所有事,惟有情字最讓人琢磨不透。同一個人,能愛慕第一次,就能愛慕第三次。

最“愚昧”的愛

這熾熱的愛來勢洶洶,更讓人刻骨銘心,除了應承,再無他法。

為什麼,一切就要到此為止?

“國產影視作品真的不能談戀愛嗎?”

別的事情,即使有天大,也無法成為他放棄她的理由。這世界上最愚昧的愛,大抵如此了。

只不過,早於16年前,就有一部“真愛劇”給了我們答案。

起初,這版《白蛇传》最大的爭論點在於——

這傘,一撐就是一輩子。

抓住流螢藏起,給她驚喜

“我曉得,我什么都曉得”

我們笑他傻,說他痴,朝夕相處,連對方是什么都不曉得。

關於歷朝唐僧,還有一個爭論點就是:儘管深情,卻總覺得他太窩囊,愛情腦,沒骨氣。

一邊是白小姑娘的緞子面衣服,一邊是連翹一針一線鞝的千層底,彼時失憶、又數次被拒的唐僧無法更糾結。

連翹砍傷白素貞,向老百姓正式宣佈白素貞是蛇妖,他給老百姓下跪,給連翹下跪;

向“卦奶奶”問姻緣,對方算中他愛的人是妖,勸他放棄,省了麻煩,他立刻駁斥。

演絕世甜寵,則是各類高難吻戲、齁人情話,再來個聰明調皮的娃……

什么“男兒膝下有黃金”,為的是娘子,跪,也就跪了。

唐僧嘲諷他根本不愛白素貞,假如愛,又怎么會被嚇死;小青指責他什么都不懂,只盲目曉得情慾。

宗教牽絆,哪裡會比她還關鍵。

第二關,是“第二人”的發生。

甚至為的是證明他們的心意,說著“痴人不怕被辜負”,便縱身一躍,跳下試情崖。

這可怎么選。

即使是個凡人,他懼怕,糾結,不願宣稱。可千言萬語,究竟但化為一句“寧可永世無法為人”。

旁觀者認為,這小子多少有點兒不曉得天高地厚。

跪老百姓,即使自己婉拒施捨給他“撐門炭”救娘子;跪連翹,是求她迴應真相,即使那事關娘子的尊嚴。

“想亮點靠譜的真愛,怎么就那么難?”

這一版的許白相識,才是真正值得“上窮碧落下黃泉”的雙向趕赴。

可現在看,似的又並非那么回事。

白素貞送他一把新傘,他抱著傘走在雨裡痴笑,卻不撐起,只因關上會浸溼,他不捨。

連翹像白素貞一樣,給他送飯,為他做鞋,誓要跟她爭個高低。

萬幸,許白兩人雖本身整體實力不太相配,心意卻可比肩。

有《新白娘子传奇》珠玉在前,這版《白蛇传》曾一度倍受爭論,有人誇選角得宜、推陳出新;有人罵故事情節魔改、無法接受。

“我可去你的吧”

懷疑姐妹倆是蛇妖的念頭,他一開始就有了,什么都沒說,只是怕身旁沒有她。

懟老天,罵唐僧,斥眾僧不在話下。

白素貞被打成輕傷,他趕往鐵樹面前,求其開花治病。

前路漫長,之後的考驗但是個結尾,未來還有無數關口要闖。

成親之後,數不盡的波折鋪天蓋地而來。

要么,動不動就下跪。

從一開始,他就什么都曉得了

醉眼朦朧中,他仍然不假思索地選了緞子面,“問題不只是可愛”。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新白娘子傳奇 白蛇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