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炉香》成第二爐鋼渣,電影院內笑一片,男女主談情如煉油廠洩漏??

 

綜上所述,《第一炉香》口碑崩潰,被嘲是“第二爐鋼渣”,也就在情理之中!

尹昉的外型與高個子、闊手臂,黃黑皮色的盧兆麟倒是吻合,但精修圖中消弭掉的年齡感,大熒幕上全部曝露。當他眨巴著一雙大眼睛,故作害羞和懵懂,被俞飛鴻笑說“小孩子家”的這時候,很難讓人不彆扭。

可太美,恰恰是俞飛鴻版姨媽的問題。

從演出而言,俞飛鴻對於姨媽交際花另一面的演繹是很到位的,但她“端正”的相貌和個性中知性的另一面,又成了她跟配角完全結合的阻礙,以致於終究還是“貌合神離”。

b6a634df2b0c6c54529acb23b?from=pc">

與俞飛鴻問題相近的還有出演睨兒的張鈞寧。

有一個場景,睨兒說葛薇龍夜間社交,早上看書,我們都瘦了。偏偏攝影機裡的馬思純能用胖乎乎來形容,真的缺少可信性。

張愛玲,筆下的葛薇龍,是一個北京男孩,長著兩張“素淨美麗的小凸臉”,長著優雅的雙眼,扁平的耳朵,胖乎乎的嘴巴。最重要的是她身材苗條嬌小,撐不住姑媽的鞋子,還得用別針收腰,還被姑媽說腿太細。

在最初的故事情節中,喬琪喬蒼白得像兩尊石膏像,有著白色的雙眼和綠色的雙眼,她的鞋子總是順從而隨意。

出演周吉婕的梁洛施和出演盧兆麟的尹昉,問題則是“扮嫩”。

除了男女主人公形像不符,《第一炉香》中的其它配角也有問題。這其中,包含被稱作電影看點的俞飛鴻和範偉。

當一部影片中的人物哪哪兒都不對的情況下,即使是攝影再浪漫、配樂再悅耳,也已經到了無法挽救的程度。

正裝穿不出玉樹臨風感,便裝同樣畫法不對。劇中他穿揹帶褲的外型,就被吐槽像火鍋店僱員、黃包車車伕。

但是整部《第一炉香》不但殺青時遭到批評,而且公佈後也有無數差評。在幾乎被全網嘲弄的情況下,電影開場打分只有5.7。

從外型而言,俞飛鴻出演的姨媽美豔感人,表情勾魂、微笑攝魄,舉手投足之間風情萬種。一個倚著橫樑吸菸的攝影機,睫毛蓬鬆、表情迷離,繚繞的輕煙中,越發變得嫵媚誘人。

原短篇小說裡的姨媽比葛薇龍的母親還要大四歲,已經是年逾半百的人。即使上了年歲,皮膚“白膩中略透青蒼”,惟一年長的只有那雙似睡非睡的眼。也只有這種年華老去的姨媽,才會將葛薇龍這種的年長男孩子留下來做“誘餌”用。

用網民如果說就是“她一出來我都挪不開眼”。

在這兒,梁洛施只是告訴馬思純,混血兒女孩,不論多傑出,都會有一點陰鬱和娘娘腔。攝影機一轉至這邊,彭于晏就拿著香檳和酒杯進屋了,壯得像個健美選手,瞬間把那句對白變為了段子。

電影中她美則美矣,但過分瘦削的額頭和身形,卻透著一種濃烈的滄桑、風霜感。

葛薇龍搬入她姑姑家的這天早上,午飯是一盤年糕和蝦餃。當她關上臥室裡的衣櫥時,她被衣櫥裡各式各樣可愛的鞋子所敬佩,在臥室裡跳起舞來,充滿著了喜悅。她圓潤的鼻子和細長的肩膀,一直被“隱藏”在角度以外,卻屢屢發生在攝影機裡。

在邂逅我姐姐和司空協,的場景中,短篇小說中有許多影子,比如說素淨的長髮,羞澀躲閃的雙眼,以及在找尋最合適角度時並不太圓的臉。

是“月半”,是莊。

按理說,許鞍華必須熟識張愛玲

更何況,《第一炉香》的問題不但只是人物。

有網民吐槽,險些爆了鞋子。

但是,在個性與人物設定不符的情況下,劇中的彭于晏不但穿不上“溫馴”的鞋子,但是感覺不像個有錢人。反倒看上去像是一個窮小子為的是見心愛的富家女,臨時租了不合身的鞋子來撐場面。

電影中馬思純出演的葛薇龍,身穿深藍色學生裝。走在曲徑通幽、綠意盎然中,還是離人物較為近。

許多看完整部影片的觀眾們說,許鞍華和張愛玲的個性相同。有的小說家參照王安憶把故事情節換成長篇小說,軟平;很多叫戲劇,期盼的《花样年华》,變為了清光緒時代。

短篇小說裡的睨兒扁扁臉、紫銅皮色,儘管別有冷豔之色,但究竟稱不上什么大美人。而張鈞寧不但一向因顏值獲贊,電影中更是溫婉感人。與馬思純同框時,比她看著更像葛薇龍。

原短篇小說裡的周吉婕,儘管八面玲瓏、擅於交際,卻不過是個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孩。梁洛施儘管是混血兒,但一來相貌偏東方,沒有短篇小說裡鬼陰陰的綠眼睛、油潤猩紅的厚嘴脣。二來早已經並非青春正盛的好歲數。

先不說彭于晏根本就並非混血兒,它黑暗而強大,遠沒有喬琪喬在形像上和人物顯著區分開,但還是得套用短篇小說裡的對白。

出演司空協的範偉,唱功和狀態都不錯。但是如果一開口,就會把人從那個故事情節中拽出去,一把甩到西北的蕎麥地兒裡去。

張愛玲短篇小說裡的對白,許多這時候都有一種“舞臺感”。氣氛營造嚴重不足、人物性格不符,加上影版中加設的俗套言情細節,最終引致男女主人公每次談情,並非猶如煉油廠洩漏,就是似的正在上演苦情劇。

但是從搬入“小白Building”開始就覺得不對勁了。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花樣年華 第一爐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