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阿媽的一封信》編劇陳慧齡盼「用台灣故事和世界交朋友」

 

對於電影中出現在相同時空的發展史片段,編劇陳慧齡也闡釋他們的初衷:「我希望跟外國觀眾分享這部片的目的,不是要讓台灣被看見,而是希望用台灣故事跟世界交朋友,片中許多故事背後都反映了珍貴的人權價值,那是普世皆通的價值。因此我認為我們一起把台灣故事說好,就是對世界有貢獻。」

今年美景入選金曲獎最佳記錄片的影片《給阿媽的一封信》於昨天(17日)早間,在光點泰山影片館舉行尤其放映暨編劇大講堂。公益活動由金曲獎理事會執行長聞天祥主持,與編劇陳慧齡進行深度對談。編劇陳慧齡席間除了感性分享他們在比利時念書時,受到當地長者訴說兒時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往事的啟發,也與觀眾們分享了他們今年入選金曲獎時,準備好但沒能說進口的感言,當場讀出他們同學抄錄下與她分享的約瑟夫雨果的一首歌詩,讓現場觀眾們感動不已。

旅法編劇陳慧齡返回家鄉追悼過世的外祖母,除了面對模糊不清的家族記憶,她也意識到國家發展史的脫落問題。藉由給小學生們的美術作業,陳慧齡邀請多名青年人以家族記憶為題,專訪外祖父母併為自己繪出畫作,來實踐一個耗時二十年的行為藝術:「群像」的拼組。

《給阿媽的一封信》除了在臺贏得影片節肯定,也在海外數個影片節嶄露頭角,先後贏得比利時影片節Les Rimbaud du Cinéma 最佳記錄片、最佳原創影片配樂,和比利時影片節The SMR13 International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最佳記錄片、最佳攝影、最佳原創影片配樂等數項肯定。編劇陳慧齡則表示,他們起初曾害怕缺少臺灣地區發展史科學知識的觀眾們會看不懂整部經典作品,因而在剪輯時邀請了在比利時很多相同雙重國籍,且對臺灣地區完全陌生的好友觀賞,「我發現很有趣,只要讓他們聽到『台灣人是蝙蝠』,他們便能秒懂台灣人的處境及心境;外國人也不需理解台灣藍綠對立的歷史淵源,只要明白同班同學的阿公們,在二戰時可能分屬不同陣營的士兵,就能猜測出目前台灣社會可能產生的認同分歧。」《給阿媽的一封信》將於5月20日正式在臺公映。

從滿洲國死裡逃生的閩南運將傳奇、走在阿塱壹古道娓娓談到後裔的斯卡羅後世、滿頭白髮嬌羞回憶與韓國軍人相戀的阿美族「公主」、落地生根十多年卻仍難忘故鄉山河的老兵、不願重拾失親痛苦的受難者親屬,以及那一封封字字血淚卻不曾寄達的遺書,和已經埋沒在荒草間,曾是知識分子為避開白色恐怖而自囚十七年的地下室。聽著臺灣地區新生代輪番闡釋各族群的遷徙路線,最後都在這塊小島上碰面。彼此間傾聽的過程,串聯起相同甚至相對態度的記憶斷片,直至構建出一個群像。有如自由之鯨在大霧中自海面浮起:一雙炯炯有神的眼、兩張臉、很多張相同的臉、我們的臉……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給阿媽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