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I live. I die.I live again.

 

《狂暴之路》做為一部單純的技術成就已經足夠多引人矚目了——整部影片在面對CGI的轟動狂歡時笑得前仰後合,擁有該類別影片所見過的許多最佳剪接和聲音設計,但是瓊斯追求的不僅僅是技術就可以。他高舉著他與《道路勇士》一同創作的動作模版,並指出荷里活在過去二十年不必須複製它,自己必須在它的基礎上繼續經濟發展。《狂暴之路》是對足足一代動作影片製作人的挑戰,呼籲自己沿著這條大膽的公路步入這一類別的未來,像瓊斯一樣,盡最大努力締造新的東西。

《狂暴之路》是一部暴力影片,但那個世界上的暴力行為並不像武斷的動作節拍,它們是在完全沒有其它選擇或堅定的思想錯亂感的情況下造成的。瓊斯對漢斯的新觀點並非一個戰士。相反,他是一個被過去罪惡的記憶所驅使的人,除了生存,他什么都不做。他與這些他救沒法的人的鬼魂同行,他的旅伴們把他拉到了思想錯亂的邊緣。

抱著希望原本就是個錯。假如你不了改變現狀,你就只能被現實生活擊敗。

但這一切都不應暗示該處的行動已在信息中消亡。節拍、聲音設計、剪接、音樂創作(由Junkie XL和Joe的許多在動作中打鼓和電吉他的怪胎提供更多),甚至感情上的賭注都遠遠低於平均水平,相比之下,幾乎任何其它汽車追逐影片都像是一部怪異的週五開車。

從一開始,瓊斯和他的團隊就做了許多其它影片製作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定義了自己行動的區位。它們不只是為的是製造緊張感而把照相機扔來扔去,而是不斷地向觀眾們提供更多俯瞰攝影機,清晰地顯示正在出現的事情和我們要去的地方。接著自己把一切都摧毀了。《狂暴之路》中有幾百起撞車、爆炸和飛行的遺體,但整部經典作品未曾重複過,特別是隨著每一個片段的感情賭注減少。瓊斯曉得在須要的這時候什么這時候讓速率轉彎,這是極少見的,接著他踩下方向盤,把你拉到座席上。

努斯特是一個被洗腦的傻瓜,一個堅信他們會死並在為塔爾哈拉之旅犧牲他們後復活的人。馬斯特最終飾演了動作英雄,但在他最大膽的動作之一中,瓊斯將故事情節的重點放到了福莫拉薩頭上。福莫拉薩是一名男性,她抓住了惟一可能將給下一代在那個暴力行為世界帶來希望的東西。塞隆在這兒做了她職業生涯中最好的經典作品,巧妙地傳達了福莫拉薩心靈的推動力,為這部影片注入了生機。她用灼熱的表情或緊咬的鼻子比絕大多數男演員用一頁對話做的更多。

“誰更瘋狂?我還是其他人?”在《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中,瓊斯將他對一個瘋狂世界的吉里姆式構想推至了邏輯的極端。漢斯·羅卡坦斯基(Max Rockatansky)世界的現代人不再僅僅是天然氣或電網的清道夫;自己已經變為了環境的微生物,要么留下一個明晰的市場需求,要么沒有任何理智的外貌。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是一部關於救贖和革命的驚悚片。瓊斯從來不滿足於僅僅重複他以前所做的事情(即便是前四個“瘋狂的麥克斯”也有著很獨有的性格),他再度重新定義了他們對未來的願景,充滿活力地想像著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中,男人成了瘋狂領導者的尾巴,而女人則緊緊抓住最後一絲希望。

《狂暴之路》中的首場追逐,喬的部下甩開了福莫拉薩和她的珍貴貨物運輸,是影片史上最引人矚目的動作序列之一。那嗎只是熱身賽。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假如你指出《狂暴之路》中的某一動作是你多年來看完的最驚險的動作特效,你嗎只須要等幾秒鐘就能看見很好的。這是一部影片,你一直指出它達至了顛峰,接著,令人費解的是,一剎那被拋在了身旁。

威廉·瓊斯(GeorgeMiller)的《疯狂的麦克斯》(MadMax)影片不但讓梅爾·布魯斯(MelGibson)成為一位明星,還憑藉著其發自內心的特技表演和對日漸恐懼的未來的獨有想像徹底改變了後世界末日的娛樂。上一部影片《雷霆穹顶之外的疯狂麦克斯》公映30年後,瓊斯總算重回這片荒蕪的農地,參演倍受期盼的《疯狂麦克斯:狂暴之路》,在傑克·哈代灰白的臉上重新刻畫了主角配角,並承諾在與現代CGI觀眾們期盼的程度十分的程度上進行車輛危害。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瘋狂的麥克斯 雷霆穹頂之外的瘋狂麥克斯 瘋狂麥克斯:狂暴之路 瘋狂的麥克斯4:狂暴之路 瘋狂的麥克斯:狂暴之路 狂暴之路 道路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