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行者》:懸崖邊緣的公義比徹底掉落的黑暗更可悲

 

(以下視頻截圖均來自百度視頻APP)

由於《边缘行者》中發生的配角身分較多,造成了無法安排大力推進配角身分的合理故事情節,使得每一人物都處在一種相似流水線作業產物的尷尬上。

實際上,被錯誤意識形態毒害的,可能將還有我們那些有著一定分辨能力的孩童。

此種蹭熱點“致敬經典”的影片攝影機比比皆是,影片別名叫【經典港片攝影機大合集】也沒啥不對。關於那些“致敬”那些梗,這兒兩葉不作太多贅述吐槽,依然還是想聊聊影視劇中夾帶的意識形態那個老問題。

懸崖邊緣的公義比徹底掉落的黑暗更可悲。

或許為的是大力推進故事情節,《边缘行者》選擇放棄了對任何一個配角身分的深度刻劃,幾乎沒有一個配角身分能夠一一對應到《边缘行者》,自己僅僅逗留在配角身分的文字定義上。

即使《边缘行者》明晰了故事情節大背景是澳門迴歸前一天那個特殊時代,但片中並沒有過多特別強調與交待故事情節時間線,它或許想要模糊不清故事情節時間線,讓人情不自禁把《边缘行者》的故事情節時間線代入為當下,也就是迴歸後的澳門。

《边缘行者》該蹭的熱點,從女演員出演過的經典配角到經典的影片攝影機臺詞等,它一個都沒有落下,拼了老命在“致敬經典”的馬路上狂飆。從某種程度上而言,處處“致敬經典”的《边缘行者》就算擱在抖音短視頻應用領域,它妥妥是一個播出量千萬等級的傑出港片“經典合集”。

4. 話說劉錫賢出演會說閩南話的胖子翻譯,鼻子中槍的攝影機嗎“致敬”了《我来自潮州》啊?兩葉對他那個攝影機有點兒第一印象,但就是想不起是哪一部影視劇了,求我們幫幫忙。

即使會壓AK47“任賢齊”的原型葉繼歡也就是說“閩南語”的汕頭市新會縣人,這也就是《边缘行者》為什么非要硬塞進來一個“閩南話翻譯”故事情節的理由。

-完-

在兩葉認為,假如多給輝煌幾秒鐘攝影機,讓他掙扎徘徊在兄妹與團體之間,這種人物轉變的過分可能會更為平滑許多,也會讓輝煌那個人物性格更為飽滿。

在一刷粵語版二刷廣州話版後,兩葉打從心底覺得《边缘行者》本應是一部層次感較為不錯的影片才對,但事實上,它連及格分都達不到。

可能將由於影片時長關係,片中輝煌的發生改變也僅僅是通過兩個直觀攝影機就順利完成了行為到心理的轉變,說清理門戶就清理門戶,說領飯盒就領飯盒,絲毫沒有拖泥帶水,或許輝煌只是一個無關痛癢故事情節經濟發展的路人甲罷了。

錯誤的意識形態不止侵略了陪伴低齡小學生成長的各式各樣教科書,讓本應基礎教育健康成長的教科書成為毒害新生一代的毒教科書。

兩葉曾在【《怒火·重案》:暴力行為美學下的管理制度崩盤】一文中說過,“2047年的中國澳門和中國·澳門是三個迥異的意識形態”。就三部影片故事情節大背景而言,《边缘行者》更為具備時代的迷惑性,它很聰明把故事情節大背景設定在澳門迴歸前一天的特殊時代——兩種管理制度的伊始交替,對與錯的生死分割線。

——《哥斯拉大战金刚》中關於氯化自來水是納粹黨控制人民價值觀的方式那個問題,會不能讓許多人(特別小學生)深信不疑並從無意識中不滿與婉拒食用自來水呢?甚至,也會懷疑我們自發性的愛國行為,也是受到氯化自來水的控制呢?

黑暗中,我們會高高舉起燃燃火把。

近年來港片的“暴力行為執法機關弱智化”,與東亞去雄計劃計劃核心高度相近,都是通過軟人文潛移默化發生改變某些決定因素,久而久之,不明真相的吃瓜廣大群眾可能會對執法機關喪失信任,進而導致許多極其情緒化的不良社會負面影響。

在觀影前夕,阿駱通過設局採用違規方式去搜集證據,併成功把團體背後的保護傘吹倒時,兩葉內心深處也是歡欣鼓舞,甚至手舞足蹈。

3. 由於《边缘行者》公映影片院時,正逢禽流感等其原因沒能到場,只能在視頻APP上一睹為快,因而這兒兩葉把它放在了“互聯網影片推薦”合集,往後相似情形,也都如此,不再多做贅述。

《边缘行者》電影劇本所帶來的瑕疵,同時又反作用於女演員出演的配角身分上,蒼白無力故事情節的大力推進使得絕大部分配角身分都是無力迴天的演出。

《边缘行者》除了“動作”遜於十分,電影劇本也是一大硬傷。

讓兩葉覺得比2倍速更過於的是《边缘行者》在臨近片頭時,影片節拍就像是把一部90兩分鐘時長的影片,硬生生“濃縮”到這短短的20兩分鐘裡。不論從故事情節大背景時間、人物轉變等角度而言,這裡頭的“起承轉合”跨度是“奇蹟般的飛躍”。

阿駱那個連他們都不清楚他們算不算臥底警員的黑幫成員,在他通過軟禁、毒打等非法手段成功以獲取黑幫團體犯罪行為證據時,這是對“公義”的挑釁,對“法律條文”的踐踏。

可當兩葉情緒漸漸褪去後,後知後覺依然被驚出一身冷汗——阿駱以一個錯誤形式去達至除此之外的恰當結果,那么那個“錯誤”是值得被肯定與寬恕?

比如說陳國坤出演的輝煌,他的配角身分是五兄弟裡最講忠勇也是最像黑幫的一個。但是在這部影片裡,他並非在勸架就是走在勸架的馬路上,很難從他頭上看見“忠勇”與“黑幫”的影子,人物刻畫與配角身分相對來說是不符的。

在非常有限的攝影機內,自己通過各自合乎配角身分的肢體動作、情緒遞進等,使其出演的人物性格更趨向於飽滿。特別兩葉較為討厭,阿添井噴式自我掌嘴後的倔強;還有澳門紳士春光滿面“馬照跑舞照跳”與形影相弔愁眉苦臉暗淡退場的強烈對比,這無疑是多樣細節鮮活了人物。

從任賢齊登場,兩葉就情不自禁腦補阿駱壓AK47的樣子,特別當阿駱去當閩南話翻譯時,此種難以打壓的腦補鏡頭更是一下子湧上來,久揮不去。

2. 《边缘行者》粵語版和廣州話版各有千秋,想要聽小齊哥的原聲帶就廣州話版,想要原汁原味港片就粵語版,二者沒有高低之分,只有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由愛奇藝影業出品,黃明升主演的《边缘行者》是一部在觀影過程中會時常齣戲並串戲的動作犯罪行為驚悚影片。

這是一個很值得深思的問題。

由於是“經典合集”影片,後半段故事情節像是開了2倍速觀影,因而許多細節伏筆也都是馬馬虎虎一筆帶過,絕大部分影片攝影機完全靠我們自行腦補,讓兩葉不由得感嘆編劇這是在考查我們的影片觀看儲備量啊。

這種近乎失利的人物刻畫,在兩葉認為這並並非女演員的個人問題,是《边缘行者》難以給到女演員一個刻畫人物性格的充分發揮空間與恰到好處的演出機會。

輝煌是一個很典型的團體暴力行為分子,從什么事都聽譚耀文出演的阿添到兄妹反目成仇要清理門戶殺掉阿添,這一轉變不但是人物行為上的發生改變,更為關鍵的是輝煌心理上的變化。

但,兩葉覺得阿添和曾江出演的澳門紳士倒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藏在陽光下,甜言蜜語糖衣炮彈。

價值觀彰顯在於行為,行為反作用價值觀,這二者的辯證關係可能將須要大量故事情節鋪墊、最合適情緒爆發、適當肢體動作等就可以表達清楚。

畢竟這是一部驚悚片,但稱得上“動作”的攝影機,基本上都是通過迅速轉換攝影機讓人眼花繚亂導致的視覺差,不存有拳拳到肉,也沒有一氣呵成的槍彈熱帶雨林,只有“噼噼啪啪”作響的大背景音軌。(惋惜《边缘行者》公映時,兩葉仍未到場觀影,只能退而求僅次於百度視頻上觀影;如是電影院現場,可能將視覺感官體會會更為強烈,腦補鏡頭更為連貫真實。)

許多錯誤的意識形態常常在影視片中隱藏較深,甚至無法分辨,它企圖潛移默化去發生改變我們,從價值觀到行為,無一不在負面影響著。比如說被@中國反邪教 揪出來的《奇异博士2:疯狂多元宇宙》,它在片中夾帶了邪教組織的反華新聞媒體的宣傳字樣。

在《边缘行者》中不止輝煌,其餘實力派女演員也同樣面臨相似問題,絕大部分的人物性格都是不夠飽滿,處在一種“不負面影響故事情節經濟發展”的路人甲狀態。

去驅趕火光裡的扭曲;

題外話:

要曉得阿駱背後真正代表的是警員,必須是“執法公平”的“公義”,而並非“知法犯法”的“自我救贖”。

哪能都曉得,這是披著外衣的狼。

1. 《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七大错误思潮及其应对》,作者:吳晶晶。有興趣能騰訊一下。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我來自潮州 當前我國意識形態領域的七大錯誤思潮及其應對 怒火·重案 哥斯拉大戰金剛 奇異博士2:瘋狂多元宇宙 邊緣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