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飛正傳:王家衛藝術風格的開始

 

“真愛”

電影開始旭仔先是用“五分鐘方法論”成功撩到了蘇麗珍(張曼玉出演),前面又即使她提及成婚,接著又狠心將她捨棄。浪蕩子最怕什么,所以是成家立業。

而影片裡的色調多半都是此種綠,在這兒,不得不欽佩杜可風的攝影技巧,他儘管是外國人,但卻把故事情節中的那種頹廢情緒完全呈現出給了中國觀眾們。

還有一個場景讓我第一印象深刻,就是旭仔總算從養父那曉得了生父的下落。便跑去了印尼找尋生父。僕人卻知會她人不在……要曉得旭仔一直將找尋生父做為生活的惟一目標,而現如今,生父找出了,但她卻避而不見,這給旭仔帶來的打擊可想而知。這時候攝影機就把旭仔的背影拍的尤其到位。

故事情節的大背景發生在60二十世紀的澳門,經濟發展高速公路發展,新鮮事物新思想接踵而來,新舊交替,無可避免的出現對立。而青年人就很難在此種對立裡,迷失自我。

阿飛,在澳門是稱謂這些整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的人別名。而整部影片的女主角旭仔(張學友出演)就是這種的一個浪蕩子,對生活對情感都不怎么上心。生活上,遊手好閒無所事事。情感上,四處留情又處處無情。他像是一個無心之人,心靈和軀體一直處於飄浮狀態。

整部電影的故事情節,並不複雜。複雜的是電影裡的情緒。影片最開始的攝影機,就是一大片的熱帶雨林。綠色本代表生機和活力,但是假如綠到極濃,就給人一種憂傷和乏味。

“我聽自己說這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能夠一直的飛呀飛呀,飛累了就在風裡頭睡覺,此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喪生的這時候。”

而歪仔,即使一支舞,愛上了他們兄妹的男朋友露露。前面把車賣了換錢讓露露去印尼找旭仔,這段情感也是沒有結果。

王家衛的影片裡,真愛似的都是不完美的。蘇麗珍和露露於旭仔,超仔於蘇麗珍,歪仔於露露,都是不完滿的。在他認為,真愛么,就是動心動情,在不在一同,似的並不關鍵。

在整部影片裡,阿飛只是一個代稱。他不僅僅是影片裡的旭仔,更為是生活中的他們。

寫到最後不得不感嘆一下張學友的唱功,他那個人的獨有個性,似的天生就是王家衛影片裡的男主,可惜結果真的讓人惋惜。

和蘇麗珍離婚後,用兩對寶石飾物成功又將舞女露露(劉嘉玲出演)俘虜。兩人也度過了一段時光,但從影片中能看出來,一直是露露在遷就旭仔。

就連超仔“巧遇”蘇麗珍也正好下過雨,乾燥的水蒸氣,沒有曖昧也硬是生出了些曖昧……

“迷失”

蘇麗珍和露露,三個人的心情,都有相近的地方。緊張,期盼。而下雨天,則把此種心情更為具象了。

前面露露被旭仔捨棄,也是下著暴雨。

有人說這是編劇設定的另一個“阿飛”,那個阿飛的故事情節原本會在第三部裡展現出。但是氣憤由於當時經費有限,只得無疾而終。

蘇麗珍和露露是三種個性迥異的男人,但很似乎旭仔三個人都不愛。後來為的是去印尼找尋生父,露露也是說捨棄就捨棄。

除了色調,還有就是配樂。在旭仔對著鏡子自舞的那一段,完美的拍攝角度,加上完美的配樂,還有張學友完美的唱功,成功的將旭仔的孤獨感渲染出來了。

還有除此之外許多攝影機我就不一一說了。

電影中除了自己四個人的感情線,還有除此之外三個人。一個是郭富城出演的超仔,另一個就是張國榮出演的歪仔。

整部電影,可以算得上首部真正象徵意義上的王家衛藝術風格電影。何為王家衛藝術風格,我們聯想一下《重庆森林》《花样年华》《春光乍泄》等數部經典影片大概就能琢磨出個一二。

除了那些,王家衛還擅於用天氣情況。蘇麗珍來找旭仔複合,是在下雨天。而露露第二次去旭仔家,也是那一次下雨天。

“寂寞”

這么十多年過去了,阿飛正傳成為經典之一,就足以說明整部影片的出眾。

據傳這一段攝製,是攝影師把三十斤重的攝像機扛在肩上拍出來的。跟著旭仔步伐搖晃的攝影機,將旭仔內心深處的那種憤慨和孤獨感烘托到了極致。

這是旭仔在影片裡數次提及的無腳鳥,他將他們描繪成此種鳥,整天就只能一直飛。後來這鳥停下來了,就歇在了印尼。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春光乍洩 花樣年華 重慶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