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珺:我想在這塊農地拍一輩子

 

影片里老四說:土是最乾淨的

海清飾演的貴英“隱入塵煙”

李睿珺:現在村莊裡的人也都還沒有看。即使現在剛好是農忙的這時候,村莊裡又沒有影片院,自己不大可能將放下農活,坐40兩分鐘的班車去縣城看個影片,這不太現實生活。我姨父之後能去上海出席首映式,也是即使我父親提早回來幫他幹了十多天的農活,就可以把姨父換出來。姨父到了上海出席完首映式,也是匆匆忙忙隔天就回來了,到家把鞋子一脫就下地幹活。我覺得可能將得等影片上了在線視頻,或是未來有機會在廣播電臺播的這時候,自己才會有時間看了。

李睿珺:姨父看完就說挺真實。但我迄今還沒機會跟海清同學一同坐下上看成片,甚至我他們都沒機會完整地看過成片。即使我在做聲音的這時候,鏡頭還沒調光;而我在剪接的這時候,聲音又並非最終的混音版。影片定檔之後,我就一直在忙,引致影片在電影院的大熒幕上放映的模樣,迄今還沒完整地看過一次。我一直在想,等我這兩天忙完了,一定要找個電影院,他們買張票,趴在觀眾席裡好好看一遍。

羊城晚報:影片的觀眾們反饋較好,現階段也已經數據包延後,有機會讓更多觀眾們看見。

羊城晚報:有許多人說,自己從老四和貴英的朝夕相處裡看見了唯美。比如說貴英即使尿失禁被人取笑,老四進城的這時候就給她買來了一件長大衣。

在自小長大的村莊裡拍片,找身旁的親朋好友當女演員,編劇李睿珺曾用最樸實的形式拍出了“農地四部曲”——《老驴头》《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卻贏得了包含仁川、大阪、那不勒斯在內的各大國際影展的關注。去年7月,李睿珺在禽流感前夕攝製的續集《隐入尘烟》公映了,整部電影獲得了第72屆維也納國際影展金熊獎最佳電影提名。

羊城晚報:跟“農地四部曲”較之,你是不是在整部影片裡重新加入商業化的努力?

羊城晚報:你怎么看待老四和貴英之間的真愛?

李睿珺:我的家現代人只不過從2009年就開始拍我的影片了。比如說當時拍《老驴头》,我的母親跟我的舅媽演兩口子。某種意義上自己現在已經是老女演員了,很清楚這就是唱歌嘛,不能有任何障礙。

李睿珺:可能將人類文明的宿命大致都是相近的。比如說感情的困局,比如說有的人在單位受到排擠,比如說我們在面臨變化的這時候怎樣去適應……那些都是每一人每時每刻都可能將在經歷的事。因而,儘管影片講訴的是三個貧困戶碰到的事,但自己的遭受卻是現代人和鄉村人都可以感同身受的。

羊城晚報:拍了這么久的影片,姨父也沒覺得他們的生活和心態上有啥相同?

李睿珺:每一次映後溝通交流的這時候,都會有觀眾們提出來。但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我所處的世界時常出現的一種情形。這是我看見的、感知的、思索的,而且我就這么去處理了。但可能將同樣的故事情節交予相同的編劇,就會有不一樣的處理方式,即使我們對於生活和心靈的想法都有許多不一樣。總而言之,這是我當前覺得最合適的處理,可能將有的觀眾們普遍認可,有的觀眾們覺得不最合適,我覺得都很正常。

羊城晚報:女演員看完影片後,是不是跟你溝通交流過體會?

羊城晚報:下一部還會找職業演員嗎?

羊城晚報:從“農地四部曲”到《隐入尘烟》,你都寫他們熟識的農地上的故事情節。許多編劇會在成名作寫他們的真實人生體驗,但很快就會轉至其它題材的創作。你為什么一直堅持寫他們熟識的那塊農地?

羊城晚報:你的影片得了許多獎。過去圈內也有一種仇恨,覺得文藝片多半是衝著拿獎去的。你怎么看待拿獎這件事?

羊城晚報:我村莊裡的人看了片子,又是什么體會?

李睿珺:比如說剛才說的,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唯美的故事情節,這點是遠遠超過我市場預期的。還有許多人說自己會靜靜看完所有片頭才走,這也讓我很不幸。我原本覺得,這是關於三個普通人的故事情節,是普通人中那種平淡如水的寡淡的愛情故事情節。兩人生活境況和感情境況的變化都是在一個相對較慢的情況下大力推進的,裡頭還重新加入了大量的勞作鏡頭,比如說耕種和修房子。我原本想過,會不能有人看見中途就覺得很無趣、很乏味,甚至想要提早退場。但最後觀眾們的總體反饋是,我們都能接受那個片子,這點的確遠遠超過了我的市場預期。

李睿珺:這兒可以拍的故事情節太多了。假如資金容許如果,我可能會在這拍一輩子吧。

李睿珺:當時拍整部片的這時候,即使剛好碰到禽流感,投資就出了許多問題。但我不可能將說即使投資有問題就不拍了,更何況當時海清同學已經專門把檔期留給我們了。我肯定得拍呀,但臨時出去找錢也沒有那么快,那就拿他們的錢先墊著吧。只不過此種情形我已經習慣了,每次都是無論錢怎么樣,最重要的是先把那個影片拍下來。我老打趣說,就是去追一個男生,你都要投入呢,比如說請男孩子喝咖啡看影片什么的,更何況拍影片呢?做他們討厭的事,做許多投入是很正常的事情。

羊城晚報:接下來的影片還是這片農地的故事情節?你找出你的主角了嗎?

羊城晚報:《隐入尘烟》在展現出真實的層面上,追求的度在哪裡?

李睿珺:我所以希望她能獲得大獎的引導。這不光對她個人是一種肯定,對行業也是一件壞事,能讓其它的女演員曉得之後可以更認真地去對待演出這件事,曉得花那么多時間去體驗生活和拍一部影片是沒有問題的。

李睿珺:挺正常,即使我們現在就處於一個短視頻的時代。大家習慣了把許多東西碎片化地處理,接著迅速地去消化一個東西。大家都難顯得急躁,似的沒辦法在花時間的事情下面有更多的耐心。完整地看一部影片,或是愜意地坐下來讀完一部中篇小說,都顯得沒那么難。但我始終覺得,不論是在什麼樣的時代,影片都不能死。比如說那天有個觀眾們在微博上跟我說,自己縣的電影院沒有《隐入尘烟》的排片,最後他坐了一個半小時的車,從漳州的一個鄉鎮到了福建省,結果即使馬路上擁堵,他遲到了,後來他又重新買了票,總算看作了。而且討厭的人怎么都會去看,你攔也攔不住;不討厭的人,你拉他他也不能去,就算把他摁在那裡,他也還是不能看。

羊城晚報:而且你就想用一部影片,讓自己被看到?

李睿珺:但我們到現在還沒歸還效率。儘管延了數據包,但今天只有0.1%的排片,基數真的是太低了,而且許多觀眾們反映在附近的電影院找不到它的排片,這也是挺尷尬的一件事兒。我他們並不能太在意個人的投入,但我也希望投資方的投資和投資收益能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而且到今天,我們宣傳發售的同事還在作各式各樣努力,儘管結果並非我們能決定的,但怎么說呢,盡人事吧。

羊城晚報:過去你的經典作品中多為素人女演員,此次海清的參演讓觀眾們很驚喜,即使她達至了跟其它素人女演員相得益彰的狀態。此種狀態除了前期的準備,在攝製中還有哪些磨合?

羊城晚報:聽說拍《隐入尘烟》你他們也投錢了,這會讓你更關注電影票房的事嗎?

羊城晚報:飾演男主角老四的武仁林是你的姨父,剛開始他和你的父母對他要跟海清演情侶是什么觀點?

李睿珺:不論衛星城還是鄉村,許多人都是通過相親而成婚的。但老四和貴英的情形更特殊,自己三個原來在各自家庭乃至在整個村莊裡的話語權都較為低,都是不被在意的人。而且自己向對方表達感情,更多的此時候是試探性的。我覺得他倆的感情模式,就有點像兩人往水裡丟木頭。男主角丟了幾塊木頭,起了漣漪,接著看女主角會不能也丟幾塊木頭。如果女主角也丟了幾塊木頭,兩側的漣漪交叉,就會盪漾出一份愛慕。此時,三個人都會感受到愛的信息,可能將就會再扔出下幾塊木頭……就是這種,不能尤其激烈或直接。

羊城晚報:在殺青前,包含電影劇本和女演員的準備,一共花了多長時間時間?

李睿珺:鄉村人不能說“再見”,自己都是通過生活中具體的事情來默默地對人好。比如說我給你買一件鞋子,比如說你被人侮辱了,我去替你鬥這口氣。只不過人的感情都是共通的,比如說在衛星城裡,男朋友看見女朋友討厭一個包或飾品,也會默默攢夠錢給她買。女朋友接到那個禮品的這時候,也會馬上領悟到這是對方愛的則表示。一切盡在不言中,這可能將就是東方人一種感情處理的形式吧。

羊城晚報:你覺得你還能夠在那個題材上拍多長時間?

李睿珺:海清同學從首場戲就是對的。我給了很長時間讓她去體驗生活,一直到她的肢體、神態、外型,所有的一切都調整到我們指出能殺青的狀態,才正式殺青。即使我們的攝製教育經費和時間都是非常有限的,沒有條件讓女演員在現場找狀態——假如一時找不到怎么辦?按我過去獨立製片人的實戰經驗,這就意味著你的財政預算會超支,攝製時間也顯得不可控。

羊城晚報本報記者 李麗

李睿珺:跟現實生活較之,影片永遠達不到絕對的真實。而且我只能在相對真實的基礎上,去最大程度地彰顯真實感。這就須要從電影劇本的鋪陳、女演員的狀態、攝製的角度、剪接的形式,甚至聲音、色調、配樂種種方面去綜合地達成。甚至怎么做片頭都跟那個有關係,比如說你究竟要全數用廣州話,還是保留一點官話的語調?

羊城晚報:有個有趣的現像,只不過《隐入尘烟》的觀眾們許多都是一二線衛星城的,但那些現代人從整部講訴鄉村人的影片裡找出了共鳴。

羊城晚報:《隐入尘烟》公映後,在社交新聞媒體上引起的探討和讚譽許多。觀眾們的熱烈反饋裡,是不是超乎你預料的?

李睿珺:對,我希望自己能被更多的人看到,千萬別像在生活中那般被無視。

聚焦同一片農地,《隐入尘烟》講訴三個“不被看到”的人互相溫暖和支撐的故事情節,而首度挑戰農婦配角的職業演員海清成功地做到了在一眾鄉村素人中“隱身”。影片公映後引起了遠高於李睿珺期盼的關注和探討,無數都市觀眾們在老四和貴英這三個遙遠的鄉村人頭上找出了靈魂共鳴。

李睿珺:拿獎此種事是我們不可控的。比如說那個影片,我很多年前就開始有那個想法,接著花兩年時間寫電影劇本,又花兩年時間攝製,再花兩年時間去製作,到去年正式公映,這都多少年過去了。你怎么可能將曉得它面世的這兩年,影片節的選片團隊是並非換,評審團副主席又是誰。我覺得會這么想的人,只不過還是不瞭解,評獎那個事情並非這么直觀的,背後有太多的因緣際會,甚至並非說你影片拍得好就一定能拿獎,即使每一評委的喜好也不一樣。

李睿珺:電影劇本我已經在腦子裡想了很多年了,坐下來寫完大概又花了近兩年的時間。女演員是從2020年1月21日開始體驗生活,3月5日正式殺青。我習慣把所有問題都在殺青前化解,把工作都做在前頭。

李睿珺:究竟什么是真實?且不說喜劇片,即使是拍記錄片,當我們把攝像機對準一個人的這時候,那個人嗎就已經開始自學眼神管理工作了?當他決定把一部分展現給你,而另一部分不展現給你的這時候,就已經喪失了絕對的真實。再有,製作者為什么會選擇這種的景別而非那般的景別,最後為什么選擇了剪掉這一段而非那一段?只不過凡是人為地選擇過的,它就只能是相對的真實。

李睿珺:自己就在現實生活世界中存有著,但在鄰近人的眼裡似的又不存有。但在我看來,是心靈,它就有價值;是心靈,它就值得被記錄、被講訴。在宗教的眼光裡,我們經常用許多國際標準來區分心靈,但此種區分是不必須存有的。所有心靈都是金子般的存有,都有它的閃光點。比如說老四和貴英,大家看自己似的是三個毫無價值的人,但恰恰就是這種三個毫無價值的人最後挽救了全鎮的人——不光挽救了自己化學物質的貧乏,也挽救了自己思想的貧乏。

李睿珺:沒有。我媽說,姨父從上海回來之後,許多居民就跟他打趣,說你看,把那個女演員弄到地裡頭晒了,看那個幹活累的。姨父就在那笑,說什么女演員呀,我就是個貧困戶,當初就是幫忙才去演的影片,主業還是耕種。

羊城晚報:最近有個挺火的短視頻叫《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你看了嗎?在現在盛行的傳播模式下,一個短視頻到達的觀眾們可能將比一部影片更多,你怎么看那個現像?

羊城晚報:你怎樣看待觀眾們感受到的真實感程度的相同?

羊城晚報:有沒有觀眾們跟你提出過關於開頭的問題?比如說嗎能有另一個更完滿的處理。

李睿珺:只不過沒有,我並非一個對商業性尤其敏感的人。但是我覺得,你不可能將在一個漢堡店裡賣饅頭,是吧。我只是依照他們對影片的理解,去拍一個我指出值得被講訴的故事情節。可能將湊巧,我們從那個故事情節裡找出了跟他們心靈相連接的某一通道,無論是感情上的,還是生活經歷上的。但是老四和貴英內心深處那種寂寞、單純、正直、心靈力,我們都能感受到。

羊城晚報:對於海清此次的演出和她付出的努力,許多人覺得她很有希望拿獎。你覺得呢?

羊城晚報:電影公映後,許多人覺得很真實,但也有人懷疑它的真實度。你怎么看待這三種迥異的聲音?

李睿珺:還沒想過那個事,即使電影劇本還沒到能拿給女演員看的這時候。

“人的宿命是相連的。怎樣面對感情的困局,怎樣在新變化來臨時適應,那些都不分現代人還是鄉村人,人人都能感同身受。”在接受羊城晚報本報記者獨家訪談時,《隐入尘烟》導演兼編劇李睿珺說。影片豆瓣打分高達8.4分,在至今暑期檔新劇中口碑遙遙領先。觀眾們敦促電影院給與更多排片,而片方也在日前正式宣佈了數據包延後,那些都讓李睿珺敬佩和驚訝。有意思的是,李睿珺透漏,在他的片子裡出任各類配角的西南家鄉村莊裡的居民們,卻因農忙而至今無暇去縣城看整部他們露了臉的大電影。

李睿珺:即使這就是我感興趣的。每一人對影片的抱負和趣味性都不一樣,這就是我的抱負所在。

李睿珺:對,還是這片農地上的人的故事情節。電影劇本在6年底才剛寫完,但即使7月初忙《隐入尘烟》公映的事,就先擱下了,前面還得修正健全,離正式攝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李睿珺:每一人生活的環境、接觸的人、所受的基礎教育程度不一樣,對外界的理解和對真實的觀點自然會有不同。尤其是現代人拿他們的生活或想像去做參照的這時候,影片就會有許多難以到達的部份。舉個例子,有的寧夏觀眾們會說,海清同學的詞彙似的並非很地道。實際上,那個觀眾們的官話跟我們家鄉的官話本身就是不太完全相同的,甚至我們村跟隔壁村的詞彙都是有差別的,而且很多這時候你指出的真實,只是想像中的真實。

羊城晚報:《隐入尘烟》說的是三個不被別人認同甚至看到的人,自己構成了彼此間生活的支撐和希望。當初為什么決定將主線放到這三個人頭上?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隱入塵煙 老驢頭 告訴他們,我乘白鶴去了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內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