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喜剧》:悲喜交加的一場鬧劇

 

在所有的謊言被拆穿之後,孫同反倒成為了被所有人喜歡批評的人。儘管他一直在為並非他們的婚宴跑前跑後,儘管他為人正直熱心,也儘管出軌矇騙的人並非他,但所有的事情他都曉得,都參予其中。

又比如說,在警員來時,緊張,驚慌失措的模樣真的更讓人發笑。要在平淡甚至是有些氣旋的這時候拋出臺詞,較之許多商業片中為的是製造臺詞而作出的浮誇效果,這種的臺詞處理變得較為高級。

將戲劇的部份投放在熒幕上呈現出給觀眾們,接著再將關於生活的部份留給觀眾們在影片完結後思索,再一次的特別強調了電影的名字。

他一直在盡他們所能做到所謂的取捨,但是最後他還是失利了,即使這種的關係很脆弱。取捨中立許多這時候就是沒有主見的代名詞。

即使他給孫同帶來的這些益處,讓他心安理得的唆使孫同。鄭多多和孫同之間的親情根本算不上是親情,更像是主人和傭人的關係。

聽上去嗎是一個很誘人的交換條件,但是現實生活就是現實生活,老天從不會無緣無故的掉餡餅,有投資回報就必須要付出。

比如說,孫同在處理高璐和莫默三個男人的見面時一連串騷操作,巧妙的停頓讓三個男人都以為對方才是孫同的男朋友。

假如要介紹整部影片的劇情,只用十多個字就能說完。整部影片就是講訴了五個青年人之間關於真愛,生活,親情的故事情節。但是隻有你真正去看的這時候才會發現,整部影片的情節,荒謬離奇中還透漏著許多真實可信。

我個人指出整部影片在臺詞上的處理,算是很成功的,至少在影片院時能夠感受到滿堂的尖叫。和整部影片的名字一樣,三四個戲劇,整部影片只不過只有三分之一在講戲劇,另三分之一在講生活。

就拿最近一兩年被我們很看好的女演員任素汐舉例,她的情緒總共經歷了四次開心,三次崩盤。即使三次情緒崩盤的其原因相同,而且表演來給人的感覺也相同。

第二次是她被鄭多多矇騙,她的情緒是惱怒生氣,任素汐用較為大的肢體動作來表現莫默被矇騙之後的要有衝動行為的感覺。

鄭多多就是這種一個人,家庭給他帶來的優越感讓他根本就不曉得認同是什么。儘管他遊手好閒,每日鬼混但是他還是比許多人過的要好,即使他強大的家世大背景。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被生活磨平了稜角,沒有了從前的意氣風發與光芒。許多人看見孫同必須會造成強烈的共鳴,那個社會光有一腔熱血和天賦根本不夠,現實生活中太多的事情把曾經的他們壓垮。我們開始顯得軟弱,遷就起來。

也許在昨天的夢裡,你還想著趁著大好年華去看遍錦繡河山,好好享受詩與遠方帶來的寧靜,但是醒過來,你要面對的是車水馬龍的街道和人滿為患的衛星城。

只不過我並並非很想提女主莫默,她能夠在複雜的孩童社會當中還維持著他們原先的那一份堅持和果敢這種的思想盡管很難能可貴,但是非常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她有底氣。

而且從這兒你就能看見,即使經濟發展引致了這兩人的差異有多大。這一段有一個尤其好玩兒的攝影機,孫同的臉和鏡子當中莫默的身子合在一起,反過來,莫默的臉和孫同的身子合在一起。

這再而言整部影片的音樂創作,在我看來,一部影片中的音樂創作就像是一道菜中的醬汁,沒有醬汁就沒有心靈。

《半个喜剧》整部影片它不僅僅只是一部戲劇,在整部影片當中有開心麻花的一貫藝術風格,有嘲諷,有荒誕,有和現實生活的碰撞。

影片當中有句對白我第一印象尤其深刻,“規則就這種啊,咱活在那兒,就得適應這的規則。”對呀,生活就是這種。

儘管腳踏實地的以現實生活為大背景能夠較為難地引發觀眾們共鳴,調動觀眾們觀影的情緒,但是在表達喜劇效果上較為吃虧。

但是《半个喜剧》整部影片是完全以現實生活為大背景的,腳踏實地落地於當下的時空,又以孫同這種一個人物性格讓觀眾們有觸手可及的效果。

《半个喜剧》整部影片用戲劇的方式去表現了當下青年人都會碰到的許多問題,似的是在用故作輕鬆的語調講訴一個焦頭爛額的事情。

影片中有一個情節尤其有趣,就是莫默帶著孫同去配眼鏡。莫默能夠毫不猶豫的購得他們討厭的四個墨鏡,而孫同卻連眼鏡壞了,配副新的都不捨得。

開心麻花的前兩部喜劇片,都是在現實生活完全不可能將出現的假定大背景下出現的故事情節。這種的架空大背景,能夠讓編劇有不同尋常的充分發揮我進而達至喜劇效果。

他並非一個受害人,卻是受害人宣洩的工具。在莫默來告訴高璐真相的那一場戲時,孫同遭到了所有人的批評。

用曲目去側面反映人物內心深處,能夠很好地被人物性格刻畫的生動三維。而這兩首曲目,即使拋開影片而言,我也覺得曲調感人是值得一聽的好曲目。

此種以靜顯動的演出方式,就像是寫作文時用的以靜襯動的寫作表現手法,更能夠凸顯出人物情緒,引發觀眾們的共鳴。

儘管故事情節很多荒謬諷刺,甚至很多故事情節細節上經不起推敲,但是其中人物卻又真實的扎心。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人,你都能夠在整部影片當中找出你他們或是是你身旁的人。

孫同的那個好友,也就是這個故事情節的第三位男主——鄭多多,一個靠著家中關係的紈絝子弟。與其說鄭多多把孫同當作好友,倒不如說鄭多多把孫同當作了一個工具人。

這也是為什么整部影片並沒有前兩部那么好笑,整部影片在臺詞的處理上較為規矩,沒有浮誇的方式,也沒有出奇的地方。它的臺詞主要突出在故事情節和主人公孫同頭上。

現實生活中有許多這種的人,我們做為旁觀者總說,總有一天,他會獲得生活的教訓。可實際上,他仍然過的比我們絕大多數都要好。

《半个喜剧》片花

做為上海外地人,又是家中的獨子,她的條件已經讓許多人觸不容及了。孫同和莫默就是最大的對比,孫同和莫默同樣正直,但是三個人的結果就有非常大差別。

做為旁觀者,我們喜歡鄭多多,此種喜歡裡多或少都會夾雜著許多羨慕與妒忌的感情。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這不公正,但是生活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公正可言。

女主角孫同,一個自小地方來的普通青年人。他和許多來上海的青年人一樣,懷揣著夢想,但是又被現實生活摁住了夢想。

看見是開心麻花出品,我就去看了,果然,開心麻花沒讓我沮喪。自己還維持著高水準的製作水平,《半个喜剧》整部影片是我這近幾年來看完最好的一部喜劇影片。

而孫同呢?面對他和鄭多多這種畸形的親情,他並非沒有想過放棄。但是在現實生活面前,他還是低頭了,即便鄭多多給他帶來的社會福利真的是太好了。

男人的臉在女人的頭上,女人的臉在男人的頭上就像是一個暗喻,在預示著三個人的性格。莫默像個男孩兒一樣,獨立,有個性;而孫同卻像女孩子一樣,一直在委曲求全。

三四個戲劇,只不過就是生活的一場鬧劇,悲喜參半,而且叫三四個戲劇。

編劇把那種費力不取悅的感覺呈現出到觀眾們面前,能夠在非常大程度上引發觀眾們的共鳴,進而我能較為難的達至獲得觀眾們普遍認可的一個目地。

但是他比許多人都幸運,他有一個家庭大背景極為強大的好友,他靠著好友的幫助成功找出了令人羨慕的工作,甚至還能化解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上海戶籍。

其中的主題歌《如果我不是我》嗎歌曲或許有態射主角的意思。這只不過是影片中慣用的表現手法,最後用音樂創作將主題再度推進,讓觀眾們能夠好感受到音樂創作和影片融合的氣質。

第三次的情緒崩盤是對孫同的沮喪,沒有較為大的肢體動作,只是用語調的循序漸進來表達他們情緒的慢慢失控,和對孫同的漸漸沮喪。

還有影片當中女主角孫同抱著電吉他在夜總會當中彈唱的曲目《疯船长》,或許就是想借著瘋船長這首歌曲來表達他們內心深處的體會。

還有莫默最後去鄭多多的婚宴上拆穿鄭多多的謊言,反倒被鄭多多誣告的這時候,任素汐用語調和表情來表達莫默的絕望。

還有一點令我很不幸,也很敬佩的是影片當中兩位女演員的唱功都很到位。整部影片當中情緒武裝衝突和情緒隱忍的打戲都許多,但是在短短的一個半小時之內,配角的情緒有非常大的變化。

鄭多多能毫無顧忌的唆使孫同,也能絲毫不認同孫同的個人隱私。在他編瞎話騙莫默的這時候,他在孫同的臥室裡翻箱倒櫃,自然又流暢的動作,讓人根本看不到一點點認同。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如果我不是我 瘋船長 半個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