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护法》:奇異世界的神學問題

 

自我身分的認知對每一個人都很關鍵的東西,同時,他也是一個很神學的問題。神學家家們總是思索我是誰,我從哪兒來,我到哪兒去的問題。這也是讓我覺得整部影片值得深思的地方。

理想主義並不意味著皇太子是個可笑的人,他能夠看破密謀,在步入小城后皇太子就已經感覺到了小城不對勁的韻味。

再而言小姜,一個完全正直純粹的黃瓜人。在一片神色死板,沒有情感的黃瓜人中,小姜是一個例外。在謊言被拆穿之後,小姜都是一個活在騙局裡的人,並且對那個騙局深信不疑。

先說皇太子,一個看起來逍遙自在,不願意被束縛甚至還有許多猥瑣的人。皇太子不關心王位,只想做他們想做的事。假如再把皇太子的形像做的俊朗那么許多如果,我就能徹底為這一份瀟灑不羈陷落了,可惜對著皇太子那張臉我還是理性了。

整部影片的爭論只不過還是挺大,討厭它的覺得《大护法》拍的有深意,值得反覆觀看。那相反,不討厭的則指出編劇在故弄玄虛,不值一提。

這是一個很嘲諷的鏡頭,我們總是習慣性的將和他們想法相同的人化成異類,在他們能力覆蓋範圍之內竭力排擠。儘管我們一直,特別強調寬容,但是真正能夠做到寬容的只是少之又少。

皇太子看起來無慾無求,但是我決不堅信這種的人會是個無所作為的人。在影片隱藏的奕衛國國主非皇太子不選,可見皇太子並並非一個等閒之輩。在小鳴獻出黑蠱石時,皇太子的臉上一臉絕望,連聲說瘋了。

皇太子的確自在灑脫,但是在這自在灑脫的背後是因為他是皇太子。他儘管嘴上說著不在意王位,但是他還是和大護法回來了,真正的逍遙背後是皇太子無法忍受的現實生活。此種有著強大後盾的逍遙,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消遣而已。

憑藉著隱婆一己之力是根本不可能將拆穿那個騙局,而且她一直沉默,一直在隱瞞。她的個性當中或許還有許多偏執,即使歐陽吉安的矇騙,她憎恨人類文明。

在謊言被拆穿之後,小姜一直堅信的世界崩落了,隨之崩落的就是小姜。我很能理解這種的崩落,一個他們過去完全堅信甚至是倚賴的世界居然是個騙局。

大護法的闖進打破了小城怪異的愜意,撞破了小城背後的密謀,進而被"執法者"一路追捕。與此同時還有一個強大的惡魔在等著大護法與他一決高下。

從年齡上上看,小姜和小鳴都只是小孩子罷了,但是這二者的個性卻迥異。在純粹正直的與小姜的對比下,小鳴的早熟老練變得異常可悲。小鳴有意接近皇太子,只不過只是想幫助他們獲得輔佐之位。

只不過對於小鳴那個配角,我有許多想法。編劇特意設置這種的配角是為的是警示我們小孩子並不能被忽視,還是要告訴我們千萬別總是被外貌迷惑。

再而言說整部影片的鏡頭,不得不說,整部影片的鏡頭和製作水準著實驚豔。結尾的中國畫丹青就已經能夠吸引住我的眼球,中國畫畫的畫法運用在大背景當中,既能夠起到裝飾促進作用,又不能喧賓奪主。這種的運用自然恰到好處。

編劇不思凡用一種有別於主流影片市場的表達方法就講訴了一個關於人性的,甚至是黑暗的複雜問題。至於關於整部影片的所有聲音,抨擊也好,支持也罷,也都只有在他們看完之後才能夠有真正的看法。

人性隨處都可彰顯,思索也一刻都未停下來。

但是影片當中小鳴說如果同樣具備道理。我們聽見小鳴的野心之後會深感憤慨甚至覺得可悲,那是因為小鳴只是個小孩,倘若小明已經成年,他講出這番話你不但不能覺得可悲,甚至還會感慨少女志高,覺得他將來一定是個成大器的人。

整部劇最大的魔力大概就是細節之處太多了,幾乎每一個細節都能夠衍生出許多問題,反映到現實生活中就能夠對應到相應的現像。光看結尾矮不隆冬的紅胖子你甚至會覺得這是部喜劇電影。嚴肅中略帶幽默的藝術風格,是這一兩年影視製作市場很吃香的藝術風格。

隱婆對小姜說的這段話,更像是編劇借隱婆之口向我們傳遞的東西。正直總是難被矇騙,被藉助,這大概就是正直最悲哀的地方。在現實生活中也是,總會有人藉助別人的正直,把正直當作是可笑。

從這兒能窺見,皇太子只是心性正直,也許這一點便是讓奕衛國賴朝在一片勾心鬥角明爭暗鬥之間看上了皇太子。或許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養尊處優的生活讓皇太子想著天下安樂,一派祥和。

只不過要我說《大护法》整部影片究竟講了什么,究竟要表達什么我並不能夠精確的清楚的告訴我們。

很難說這三派人誰對誰錯,就像一個神學問題永遠探討不出結果,總會有相同的聲音發生,但是你無法粗魯的打斷它,說這是錯的。

這兒就有一個很對立的問題:我們常說有志不在年高,可真正當小孩語出驚人之時,想想又會覺得後怕。我們到底在怕什么?是懼怕這種的小孩長大註定活在陰謀詭計當中?還是懼怕小孩會早早少於他們呢?

和小姜形成鮮明對比的大概就是小鳴。小鳴看起來是人畜無害的小孩,事實上卻在醞釀著一個非常大的計劃。

但是小姜儘管崩盤卻仍然能夠在自我認知沒有及時獲得調整的情況下,面對了接下來要出現的事情。小姜是一個看起來柔弱,純粹正直但是又不乏堅強的一個人。他很像普通生活中的你我他,一個不起眼的平凡的小人物心存正直,很多軟弱卻又並非懦弱。

我不清楚隱婆這個這時候在想什么?但是眼前的反向殺戮,在我看來是可怕的,是和後面執法者殺死長出黑蘑菇的黃瓜人無異的。眼前的場景必須並非隱婆想看見的,但是她依然難以制止,就和之後一樣。

影片當中大量發生的低機位大遠景的攝影機,給人一種從看向高處的感覺,時刻將你從配角的代入感中抽離出來,讓你觀影時維持清醒,用更客觀的視角觀看。而在,槍戰戲當中,巖洞和棧道的結構複雜,又讓空間變得狹窄起來。這種的鏡頭交替,讓人不自覺地造成壓抑和緊迫感。

整部影片吸引我的只不過並非他的故事情節,即使和許多影片比起來他的故事線不清晰,甚至還很多看不懂。整部影片最吸引我的是影片中刻畫的一些小角色人物。

但是從我個人的角度出發,我是支持派,倒並非說《大护法》多么有深度,只是他和現在市面上的許多動漫影片相同,沒有很艱澀晦澀但是值得細細揣摩。

隨著故事情節的深入,影片當中打造出的奇異小城,美感配搭鮮豔又和諧。黃色一向來就是較為吸引眼球的色調,在鏡頭當中運用黃色常常能夠起到突出的促進作用。大護法當中會飛的黃色花瓣就是那個用處。

除了以下的這四個人,影片當中最值得分析的人物大概就是謊言拆穿者隱婆。隱婆做為小城當中惟一曉得真相的黃瓜人,人如其名一直迫於氣憤在隱藏著真相。她的個性中最大的特徵就是隱忍。

皇太子能夠把那些醜惡看清楚,但是他還是希望世界能夠是有愛和諧的。我覺得皇太子非常大程度上會在當上陛下之後抵不過現實生活而發生改變,我不知他與否會和小姜一樣崩盤。

所以,令我吃驚的是,在大護法的夢境這一段,編劇運用了梵高的畫法,去表達出一種迷離和奇異的感覺。這種畫法的非常大轉變,不但不變得突兀,反倒即使故事情節的須要變得最合適正確,給觀眾們帶來了不一樣的觀影體驗。同樣也有一種提高影片趨勢的感覺。

在最後,隱婆向我們講出了真相。有人選擇了接受,更多的是不堅信。執法者開始倒戈,殺死這些不堅信的人。而此時隱婆並沒有參予殺戮,他只是趴在高處,想起了執意去救皇太子的小姜。

在小姜獲知真相之一段故事情節裡, 我總算能夠感受到那個影片的大概要向觀眾們傳達的東西了了。小姜長時間以來的自我認知被打破,他的思想世界已經毀了,喪失了自我認知的小姜開始懷疑他們是誰。

現在是信息時代,許多人在碰上與他們看法相同的言論時,常常會不遲疑的反攻,對方自然也是不甘示弱,這種就形成對戰。

影片主要講訴了奕衛國大護法出宮找尋出逃的皇太子,陰差陽錯的來到了一個怪異古怪的小城,進而發現了小城的祕密的故事情節。那個小城裡的黃瓜人神色呆滯看起來沒有情感一樣,大護法找出了皇太子,還邂逅了黃瓜人小姜和一個孩子小鳴。

無論是什麼樣的,小鳴這種的配角都是會讓人在內心深處感覺到懼怕的。但是這種的懼怕並不來源於小鳴這一類人,而是來自於現代人內心的對於未知絕望的放大。

即使我覺得,相同的人在觀看《大护法》整部影片是會獲得相同的體會,甚至是觀眾們最近的心情都會負面影響到觀影結果。即使它涵蓋的東西真的是太多了,從相同的角度去看,用相同的角度思索就會獲得不一樣的啟示。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大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