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2020太難熬 女演員嘆「以前都包紅包」寫遺書難下筆

 

自「烏陰天的好日子」到「生命接線員」、京劇「孟婆客棧」、音樂劇「你好,我是接體員」,方宥心一連執導4部生死議題戲,直言惟一一次遇到最親近他們的人往生,是國小時期的同班同學,「印象中,他很愛笑、很有禮貌,人緣也不錯,唸大學時,從別的同學口中得知,他在高中時期走了,當時真的嚇到,聽說是因性向的問題,選擇自己離開...沒有留下隻字片語。」

方宥心演過很多生死議題戲,對「生離死別」有一番感觸。本報記者黃義書/攝影

2020年娛樂圈憾事頻傳,方宥心執導全民大歌劇團音樂劇「你好,我是接體員」感觸良多,這一年她接觸很多生死議題有關戲,一次比一次更感嘆,學院時期聽聞國中老師因性向尊重不利因素選擇跳樓,第二次感覺所謂「生離死別」竟離他們如此近,還因而和好友在群組探討:「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先寫下遺書,如果什麼話都沒留下,是不是會有遺憾...」

方宥心演過很多生死議題戲感觸良多。本報記者黃義書/攝影

「你好,我是接體員」以輕鬆幽默表現手法,描寫讓人感覺陰森的事,思考「站的人比躺著的更可怕」,方宥心出演具備陰陽眼的大體上髮型師,生活中遇到的事也極為搞怪,則表示他們無敏感體質,且還很怕鬼,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嚇得花容失色,某回因經紀人駕車須要臨停,將鑰匙交予她顧車,經紀人回去後直接將車發動開走,趴在副駕駛席的方宥心手上拿著車鑰匙,嚇到驚慌失措,不知道「沒鑰匙為何車會動」,曾一度以為經紀人「中邪了」,當場崩盤痛哭!難過分緊張的她,慶幸他們不能駕車,不然一定是「馬路三寶」。

全民大歌劇團「你好,我是接體員」12月18日至20日於國父紀念碑表演,售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網

接拍通靈大體上髮型師,方宥心欣喜能收到這種的配角:「如果我有能力,或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曉得更多往生者生前的故事情節,探索人性與氣憤,特別去年娛樂圈憾事頻傳,看見很多後輩無預警返回,她感慨:「以前都是包紅包,現在卻會面臨這些,人生真的太無常了。」畢竟想寫遺書,但真正拿起筆來,她仍然苦思很久,「先感謝呢,還是交代事項或敘述心情... 好像也沒有參考可看」,指出「現在還能說的話,想做的事,就去做吧,與其寫下來,何不就去做呢。」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