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劇鄭芬芬:你堅信來自宇宙電波升空的訊號嗎?

 

能領到著作權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那怎樣雕琢出鄭芬芬他們理想的經典作品,對整個團隊都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她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去做相關建築工地和建築工人調查,才開始著手電影劇本的編寫。

鄭芬芬是電視節目電視廣告導演出身,在1994年她攝製出了他們的首部電視節目電視廣告經典作品《金八八儿童食品》,在2004年,為公視人生劇展編導的《手机有鬼》贏得電視節目金鐘獎話劇類編劇獎,之後她參予創作並主演數部電視節目電視廣告及電視節目劇作。

在攝製前夕,建築工地的危險可能將只有她最清楚:“在工程施工的整個過程中,建築工地的牆壁四處都是突出的混凝土或是釘子,但是它們都是沒有欄杆的,你如果不小心踩空了就是從好層幾樓摔下來,或是你不小心就忘掉了往門上一靠,你可能將就遇到個釘子或插到尾混凝土。”

在外界認為已經是非常大的成功,但對於鄭芬芬來說,她仍不敢受制於一個題材裡,她以後還有更多想去嘗試的類別。其中有一部真愛毀滅性的影片已經在計劃中,之後她也想嘗試許多寫實的驚悚片或懸疑片,“無論軟的或者硬的,我都希望有許多題材能一同進行”。

在專訪時,鄭芬芬總是在感慨他們的幸運:“這一路上就是有許多太妃在幫助我們,我們才有可能把這么難的選擇題製作順利完成。”她擅於用他們的形式發現不一樣的細節,去記錄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時刻。我們堅信她之後所記錄下的故事情節,也能扶持著每一個普通的我們在現實生活而遙遠的公路上,找出一點微光。

2007年是她轉戰影片的開始,她主演攝製的真愛影片《沉睡的青春》,用青澀和文藝的藝術風格講訴兩人的單戀故事情節,打動了很多觀眾們,該影片獲馬來西亞亞洲地區新人影展最佳編劇獎,併入圍比利時杜蘭斯亞洲地區影展競賽片及中國金雞百花影片節臺灣地區新導演。

她會和每一個女演員溝通交流她對那個配角的設定和想像,女演員們被要求吃胖,晒黑,有了大肚腩,變為了真正的建築工人。

責編/Timmy

《做工的人》官方海報

《做工的人》片花

她笑著談起他們的人生經歷:“ 我挫折較為多嘛,對人生的體會也較為多,我覺得那些只不過在創作上都會是一個養料。”

之後的她就像是關上了一鍵控制器,鄭芬芬開始正式步入影片行業。

為的是攝製出他們理想的場景還要同時確保安全,鄭芬芬堅持選擇用(SRC)鋼骨鋼筋內部結構的建築工地,此種鋼骨內部結構和防震常數是最低的,但對於防震常數的耗資也是最貴的。

剛開始看的這時候覺得可笑搞怪,可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事與願違之後,芭姐也真切感受到了那群普通工人的喜怒哀樂,和自己拼了命都無法及的發財夢。戲劇的文件系統永遠是悲劇,這份苦則是在故事情節的講訴中漸漸透漏出來的。

說到前期攝製最大的困難,她覺得是在場景的設計上:“ 即使你曉得一個真正的建築工地自己只不過是不能借給你的,即使自己蓋完一幢新房子賺的錢比租借你一個場館費都要多。為的是借給你拍片,自己把那個工程建設停下來是不可能將的,即使自己的經濟損失是幾十萬幾百萬計的。”

她多樣的人生經歷投資回報給她一種特殊的獎賞,給與了她能夠攝製出多樣化經典作品的天分,讓她不但能創作出《做工的人》的社會寫實劇,也可以攝製出《快把我哥带走》這種的風趣親情之作,2018年她主演的《快把我哥带走》收穫將近4億元的電影票房和上佳口碑,這大概是許多人居然的事。

《快把我哥带走》官方海報

說到他們從廣告界步入影片行業的經歷,鄭芬芬很明晰地則表示,他們一開始步入廣告行業就是想拍影片。

《听说》官方海報

自從網飛和HBO積極開展了亞洲地區佈局的發展戰略,近兩年中國臺灣電視劇的誠意之作愈來愈多。《做工的人》就是這種一部佳作,去年5月公映,在豆瓣已經有幾千位網民打出了9.0的高分。

“我覺得當你想做一件事的這時候,人就會升空出一種訊號。”

“我覺得把那些細節,準備工作都搞好的這時候,只不過一殺青就會非常順利,我許多要求都別說,自己就自然曉得要做到,自己都已經融入這個配角跟這個情景裡了,而且我們攝製只不過是很順利的。”

小杰是她最喜歡的配角:“即使我覺得小杰那個年齡的配角,他很像我所希望的,當我們看見建築工人的這時候是用什么形式去看自己的,小杰會希望跟建築工人們親近,希望理解自己,在某一程度上小杰只不過是擔負了那個任務。”

發表文章/徐溢韓

在拜完廟準備返回的馬路上,自己發現了旁邊的一間建築工地,那個建築工地恰巧和她想要的一模一樣。建築工地老闆娘也正好是一個有意思的人,就在這種的因緣際會之下,建築工地就這種借了下來。

在讀完動畫版之後,鄭芬芬就想拍整部劇了。

即使找尋場景的困難引致鄭芬芬險些放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自己甚至決定去廟裡拜拜帶來許多好運,而就在此時事情出現了轉機。

她讓他們從技術開始學起,之後自學工人們發言的詞彙節拍,閒聊時的官話和俚語。她積累著那些生活上的細節,接著糅進自己的創作當中。

就有如編劇鄭芬芬他們在知乎上回味《做工的人》的創作之路所感嘆的一樣:“這種的話劇,能埋下善的種子,傳遞正向的力量;這種的生活,能超越電影劇本。”

《做工的人》改編自中國臺灣小說家鱗次櫛比青同名暢銷書,由鄭芬芬執導,李銘順、柯叔元、遊安順、苗可麗等主演。

她努力嘗試去問過這兩本書的著作權,正好著作權被鄭芬芬的一個關係較好的好友購得,二人一拍即合就開始了戰略合作。

鄭芬芬最懼怕在攝製的這時候出現安全事故,鄭芬芬談及在攝製阿欽在建築工地打架的那一場戲,是她腎上腺素排洩最少的一場戲,在建築工地上打架的危險常數可想而知,她不但要注意所有人的安全,還要確保拍出理想的鏡頭。

可到最後拍電視廣告錢愈來愈好賺,但鄭芬芬也深感愈來愈不歡樂。即使電視廣告行業都是服務產品和服務用戶,從這個這時候她一直在思索怎么讓他們歡樂,就開始寫影片劇本。再後來她憑藉著自編自導自演、彭于晏和陳意涵執導的真愛影片《听说》入選金曲獎最佳新演員、高雄影片節最佳男演員提名。

她用獨有細膩的詞彙鑄造出了整個故事情節,藉由圖像寫出相關社會的點點滴滴時刻。

本劇講訴了鐵工兄妹阿祈、阿欽和板模工昌仔、怪手阿全,這兩個懷抱發財夢的主人公,在建築工地裡上演了一場又一場更讓人哭笑不得的發財戲碼。現實生活是殘暴的,他們幫窮人打零工蓋房,自己卻患病住不起療養院,只能望樓興嘆。

“我一開始就想拍戲。”

《沉睡的青春》官方海報

《听说》片花

《快把我哥带走》片花

在鄭芬芬認為,當她想做一件事,就會有如宇宙電波一樣升空出一種訊號:“ 當你想做一件事情的這時候,你把那個訊號升空出去,似的周圍就會有許多人接到那個訊號,接著默默地來幫你。”儘管此種訊號看似有形,但她深信這是幫助她順利完成攝製的一種力量。

即使當時臺灣地區影片行業疲軟,她就先步入了Production House,之後總收入就好了許多。即使那時攝製電視廣告用的都是攝影器材,她指出那些都是在幫助她在影片行業打下基礎。

在和芭姐的閒聊中,編劇鄭芬芬說自己最想通過《做工的人》表達:就算他們活著再難,也未放棄過對生活的愛好與希望。“如果內心深處有光,人生就不至於沉淪。”

此次她跟芭姐透漏,已經開拍的《快把我2哥带走》,跟上一部較之一部是三姐弟,但是此次變為了併購家庭。鄭芬芬堅信這一次又能給觀眾們帶來驚喜。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聽說 快把我哥帶走 做工的人 快把我2哥帶走 沉睡的青春 金八八兒童食品 手機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