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張睿家的結果,共22172筆,(花費0.002474秒).

發布於 12月08日 2020
張睿家 黃志瑋張睿家、黃志瑋近日上湖南衛視「請問你是哪裡人」,黃志瑋說兩人認識至少17、18年,即使兩人都是體媽祖,住的地方又在同一個區,但是興趣完全相同,即使戰略合作表演影片「絕命派對」認識,說到整部影片就讓張睿家回憶起疑為中邪的血腥實戰經驗,他說當時拍戲的地方有三個老舊庫房,一個是劇組,一個是我們休息的地方。有次要攝製一場黃志瑋被砍頭的戲,我們都去除此之...
發布於 08月27日 2021
很久未公開露臉的張孝全也難得以神祕來賓身份,驚喜上線與粉絲解析配角,分享當時年長不瞭解動機、懞懂的表演,正好正合乎這個歲數迷茫狀態的小孩,也感嘆陪伴與朝夕相處過程小於結果,即使那是他們再也回不去的青春,還說到這是他從影多年來,第一部被複原的影片。「盛夏光年:十五週年4K數位修復版」今日已於限量版電影院公映。張孝全(右)、張睿家當年在「盛夏光年」有大膽的男男激...
發布於 10月06日 2019
【噓!幫你送信】我最愛的潘瑋柏R!這是我想對你說的話... 張睿家爲了紀念今年出道15年而拍攝的首本寫真書「讀家記憶」,爲了體態他嚴格執行近半年的無油、水煮飲食,即使苦不堪言,但是寫真照片幾乎不需要修圖證明一切努力都非常值得。而封面照公開,張睿家海邊赤裸上身打拳,畫面Man爆,也暗示蛻變後全新出擊。 寫真書選在花蓮拍攝,張睿家說:「其實一開始有考慮去國外拍攝...
發布於 09月15日 2021
一開始他只養了1只貓「麻糬」,隔年麻糬的雙親生產,他便跟好友要了其中1只母貓帶回家起名「泡芙」,接著又有女兒起司、bagel報到,4只貓合共同組成「點心家族」。他透漏4只毛孩子有共同的專用臥室,「因為牠們的毛量太驚人,我會告訴牠們,不准進我房間睡覺。」另因洗手間乾燥難孳生細菌,他尤其明確規定愛貓無法進洗手間,結果前兩天麻糬偷溜進來,「就被我罰站,他超聰明,真...
發布於 08月11日 2021
影片當年前所未有的成功曾受曾受仁川影展、大阪影展,和高雄影片節肯定,後來更以4項大獎提名挺進金曲獎,最終由張睿家拿下「最佳新演員獎」。榮譽與讚譽讓《盛夏光年》已經成為粉絲公認的經典,更無疑是華語青春同志影片的關鍵里程碑式。而在去年迎接15十週年前夕,影片公司特意調出珍貴檔案啟動數位復原工程建設,以4K最低規格重回大熒幕,邀請觀眾們一起找回最初的敬佩。《盛夏光...
發布於 11月08日 2020
張睿家形容他們過去心態會較為急,即便曉得都是同類型配角,也害怕被定型,但另一個壓力是害怕沒經典作品就會被遺忘。沉澱的時間他也磨出耐性,發生改變急著求工作的心態,反過來想想他們可以做的事,並透漏未來也可能將朝幕後經濟發展。上週憑藉著華視人生劇展「面容」中,照料病父、不太打理他們的配角,也意味張睿家拋掉白富美包袱,他透漏在襯衣裡穿了很薄的「阿公衛生衣」,幾乎看不...
發布於 08月13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8月26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7月17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7月17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7月30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7月30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6月19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6月19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7月04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9月09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9月09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09月23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10月08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
發布於 10月08日 2020
張睿家揮別待了17年的舊東家,不再當林依晨師弟,簽約新公司成爲唯一的演員,瞬間變「一哥」,拍攝新形象照也特意蓄鬍,想擺脫過去高富帥、憂鬱小生形象,「讓大家看到我硬漢、粗曠的那一面。」並喊話想拍武打戲,笑說:「我是念體育出身的,很耐操!」 當年出道即以電影「盛夏光年」獲得金馬最佳新進演員獎,張睿家吐露其實不太喜歡再提到金馬獎,也不想被「金馬魔咒」限制戲路。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