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漂流》社工原型吳衛東出道31年 「見盡政府不友善政策」

 

東哥是深水埗區名流,追隨他遊走深水埗時,時不時有人跟他打招呼,尤其走到露宿者聚集地,老遠便迎來一聲又一聲的東哥!追隨就是一個又一個的訴求︰「食環啱啱又淋水,我話你淋還淋,咪X整濕我啲嘢!」「影多啲相,幫我哋講出去。」「唉!東哥,多謝你咁關心我哋。」我們有傾有講,東哥坦言跟街友溝通交流,反應慢少少都沒用。「你做老人服務,用關心語氣噓寒問暖便可,但街友是另一套方式相處。簡單如你問他們食飯未?他會反問︰『你請呀?』逼你反應要好快。」

東哥稱那些舉動為對無家者的不友善經濟政策,但數到江寧森林公園趕絕無家者的表現手法,只不過已遠超不友善程度,直逼涼薄。「通州街公園入面有個涼亭,原先有透明圓頂及座位,有瓦遮頭可以休息。2012年,政府突然拆走涼亭的圓頂,而沿住牆邊設置的座位亦拆走變成石春路,意思好明顯,要你落雨時無瓦遮頭,就算牆邊可避雨,也安上石春路讓你不能在此安睡。」明明是一樣健康有益的公共設施,卻被用做展現出靈魂不健康的力證。

中央政府小規模清街,表面上所以是以衛生為由,但實情是跟整個深水埗區的演變相關。「這裡十數年來,起了不少豪宅,人家用600萬買了層樓,就不想見到有人在瞓街,於是投訴,政府便有所行動。其實相當可笑,你已經坐擁600萬,仲走去投訴居無定所,身無分文的小市民。仲有人好話我,點解要幫這些露宿者,其實我不是純粹的幫助無家者,是在尋求公義。如果是你的私人財物被政府無故丟去,我都會介入幫你爭取公義,身為社工,見到不公義的事情就要開聲。」

2012到2019年前夕,江寧街玉器市場旁邊,高峰期時期聚集了少於100名街友。「其實街友都不想太多人聚在一起,因為一定會惹人投訴,但無辦法,政府先後封了渡船街天橋底、楓樹街球場,以及通州街公園,自然會令這天橋底多人聚集起來。」談到先後的封街行動,東哥仍然怒氣衝衝。「渡船街天橋底,明明好遙遠不影響居民,社工去探訪他們都要橫過馬路4次才去到,但政府就花200萬去圍封。楓樹街球場,原本11點後關燈街友可去看台過夜,後來深水埗區議會花100萬聲稱維修球場,原來只集中看台位置加建鐵欄,又在座位上加扶手,晚上11點後便關閘,杜絕街友入內過夜。」

森林公園內又有另一噴水池,鋼筋外牆無法拆去,只好相關職能部門又花點心思,每日逢5點半,就叫食環建築工人以洗地為名,將噴水池的地方弄溼,每次弄溼都要待3、4半小時才智透,沒大促進作用,就是要你少睡幾半小時。東哥︰「成個公園處處不洗,就是洗涼亭,而且沒有洗擦,就似淋花般弄濕便算,可見用意何在。」

影片《濁水漂流》,改編自2012年,一宗出現在深水埗江寧街,40名露宿者物品,在中央政府清理街道時被無理丟到垃圾車,使得其中20位街友們誓要告中央政府索賠,並爭取一句致歉。而戲中由蔡思韻出演,協助一眾街友的社工,現實生活中便是當了社工31年,專注為深水埗一帶露宿者服務的社工東哥吳衛東。

圍封的地方,任由丟空。(葉志明 攝)

影片世界,不時能營造一份小人物擊敗勇士的場面,看《濁水漂流》,當中的不止是一大群小人物,而是身無分文,流離失所的露宿者,可算是社會最底層人士,從來沒有人關心他們,亦從來得不到認同,但戲中,他們偏偏要為自己討回尊嚴。看似感人的煽情故事情節,只不過是改編自2012年2月的真實該事件。中央政府聯同4個職能部門在沒事先通告下洗街,更任意將街友的私人錢財丟上垃圾車。該事件的不正義,促令東哥跟其中21位街友走上告中央政府之路。

索償過程差不多兩年,前夕有三位街友過身,21人剩下19人。「時間長,又有同伴離世,大家都開始意見分歧,有人支持庭外和解,有人堅持道歉,但法官都言明這是小額錢債審裁處,道歉不是他們可以處理的,所以最終大家都達成和解拿賠償,但好高興電影仍有吳鎮宇一角去堅持爭取道歉。」

由於戲中剛陽味偏重於,而且東哥一角交由男演員蔡思韻出演。(《濁水漂流》片花)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濁水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