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特遣队》:火鍋般刺激,也火鍋般雜燴

 

↓ ↓ ↓

影視製作獨舌 由新聞媒體人李星文創立的影視製作行業垂直新聞媒體。我們的五項新聞媒體主張:堅持原創,咬定專訪,變革文體,民間態度。

但是,其它配角多為工具人,甚至淪為炮灰。開場的第二突擊隊,幾乎全軍覆沒。更讓人捉摸不透的是,編劇以史瓦特(安德魯·魯克 飾)的主觀視角帶進故事情節,但為的是反轉而反轉,開場沒多久便讓他領了盒飯,這就難導致觀眾們視角的脫落,喪失敘事中心。

只好,主演過《银河护卫队》的編劇約翰·古恩,跑到樓下DC攝製了《自杀小队》的電影版《X特遣队:全员集结》(下列縮寫《X特遣队》)。論及口碑,爛蕃茄開局新鮮度高達98%,MTC打分78分,豆瓣打分8.3,DC這波看似穩了。

畢竟小丑女的形像依然鮮豔,但因少了與她密切相關的大背景介紹,使其僅做為“瘋批美人”而存有,可惜了瑪格特·羅比的詮釋。假如能依照動畫電影《哈莉·奎因》中的設定,人物則不能淪為擺設。

即便,曲風配搭最合適的人物群像,就可以傳達出電影的主基調。有別於那群高高在上的神靈(外星人蜘蛛人、波塞冬之女、海神之子等),X特遣隊以近身肉搏戰、飛鏢暗器獲勝。同時,偏激的他們但是高層眼裡的棋子,更像文學騎士,堅守著自己內心深處的唯美,而流行音樂風恰恰特別強調出這種概念。

同時,許多配角的導入只具商業效用,對故事情節毫無負面影響,就連其個性都不夠豐滿,比如說小丑女。做為第一突擊隊的生還者,她單槍匹馬便能從敵方老巢殺個七進七出,與第三突擊隊的故事勾連不強,變得搜救行動較為多餘。

【文/何思路】

點擊 “閱讀書名”查看更多發展史消息

兩位主人公個性面面俱到,形像較為多樣。“恐怖運動”總覺得虧欠兒子,而捕鼠人一世又覺得缺乏母愛。前者懼怕老鼠,後者又因老鼠與母親造成思想溝通交流。最終通過老鼠,兩者填補了感情殘缺。

漫威承包了荷里活漫改影片的商業廣度,DC代表了荷里活漫改影片的價值觀深度。倘若將三種模式融會貫通,既維持類型化的敘事藝術風格和趣味性的輕工業審美觀,又確保性本惡的倫理道德哲思和沉鬱風的圖像美學,也許會造成爆款。

除此之外,在政治暗喻上,《X特遣队》並不徹底。

配角一個比一個碎嘴,打嘴炮式的對白畢竟不適用作所有人,但在那些經典作品中卻形成了一種普遍特點:但凡要想表現他們不落俗套、標新立異的個性,就非得像死侍那樣碎碎念。娛樂至上,消解了敘事的象徵意義,更消解了配角行為邏輯的合理性。

2021年8月8日 刊| 總第2590期

此種唯美也彰顯在圖像上。DC漫改影片裡的反英雄們,走的多是恐怖暴力行為的路子,一言不合就上演“手撕鬼子”的戲碼,爆頭、生吞、斷肢、血液四濺才是王道。但是此種簡單的暴力行為美學易引發觀眾們的生理不適,而且古恩也做了些唯美化的處理。

通過出其不意的反套路,以及象徵性的圖像道具,弱化故事情節、鏡頭上的恐怖程度。除此之外,“恐怖運動”(伊德里斯·艾爾巴 飾)與和平使臣(詹姆斯·塞納 飾)賽事殺敵、巨型外星人微生物穆爾羅酷似派大星,都讓觀眾們在感受暴力行為的同時,嚐到一絲幽默。

原先能刻畫人物性格的故事情節,卻讓給搞怪章節,進而使角色行為缺少說服力。和平使臣最終為什麼會站在X特遣隊的對立面,又有哪些性格特徵引致其決定維護國家顏面?那些行為都無法從前期設定中找出堅實根據。

不難發現,《X特遣队》依然是“滾導”在《银河护卫队》中的熟識套路:一大群烏合之眾+一大堆勁歌串燒+一頓“胡捶海砍”。

拘禁在拘留所中的X特遣隊成員有救了!自己贏得了一項能減低刑罰的新任務:趕赴中美洲的科托馬爾他島國,炸燬納粹黨時期遺留下來的約頓海姆拘留所和實驗室,以挽救這些拘禁其中的政治犯。

與此同時,自己的異能也不怎么矮小上:捕鼠人一世(丹妮拉·曼希沃 飾)能夠召喚老鼠,波點人(彼得·達斯馬齊連 飾)把頭上的紅腫當做槍械,T.D.K.(內森·菲利安 飾)能拆解自身以反擊敵方……畢竟裝備破舊,但也便是這群烏合之眾,發現驚天密謀,力挽狂瀾。

拿小丑女反殺的臺詞而言,本以為小丑女與帥小夥好上了,結果二話不說就把對方秒殺了,即使她憎恨這些會成為未來女友的女人,也許她還沒有從跟醜爺的失戀陰影中踏進。接著,小丑女突破重重包圍,標槍入喉的一瞬,飛濺的並非血液而是花蝴蝶。

在藝術風格上,“滾導”無縫銜接扎導,將五首經典歌與故事情節剪接在一同。有別於扎導神性化的配樂,古恩所選音樂創作突顯的更多是一種遊俠風。爵士樂創作和民歌音樂風格,替代了扎克·施耐德慣用的管絃樂。

首先,散點人物不夠聚焦,過分反轉失去重心。

其二,現代表演藝術的拼貼風,以致故事情節該厚實時不厚實,極其高傲。

DC漫改影片好久沒那么熱鬧了,但是,該文開篇筆者為什么說這波操作“看似”穩了?這就牽涉對《X特遣队》的抨擊:它依然是部沒有徹底擺脫商業敘事窠臼的超英片。

從口碑上不難看出,《X特遣队》確實觸及到了觀眾們的嗨點,具備一定娛樂價值。但是,該片更像是一個集錦,把所有的惡趣味雜亂地嫁接在幾塊,像盆火鍋,什么菜餚都能放到裡頭燉。忽然懷念扎克·施耐德,畢竟故事情節拍得沉默,但最起碼是個故事情節,人物與情節間也有勾連。

開配角身世的玩笑,是這類經典作品中決不允許的,《雷霆沙赞》就是一例,超級英雄成了情商為負的肌肉男,口碑極差。可一板一眼的故事情節看多了,不免很多味同嚼蠟,這也是DC漫改影片掉入瓶頸的其原因。而且,“滾導”約翰·古恩的發生,讓粉絲們看見了DC的一線生機。

約翰·古恩確實討厭把超英主人公們以街頭混混的不著調形像呈現出在觀眾們面前,此次配搭DC的廢土風更顯品味。共同組成X特遣隊的是群獄中敗類——醜爺的“前男友”小丑女(瑪格特·羅比 飾)、嗜血的鱷魚人、相貌醜陋的黃鼠狼等。

兩個人物因散點敘事和直觀的大背景勾勒而稍顯多樣,剩下的就是配角們突如其來的下線。

主創人員依仗成熟的電影業,將歷險、調侃、政治驚悚片等元素結合在一同,打造出一個後現代主義怪胎。

DC漫改影片裡的主人公大多苦大仇深,蜘蛛人、蝙蝠俠總揹負著父輩之死的陰影,格雷·加朵版神奇女俠也是個不近男女情慾的白月光。敘事層面,由溫子仁主演的《海王》拍出了新古典主義話劇的香味:皇權至上特別強調嫡子(海王)承繼、明君效應,而且海洋領主是個竊國賊,需在唯理主義(非黑即白)下被繩之以法。

本以為是去炸燬專制,居然其背後仍有密謀。英國政府通過在其它國家進行惡魔實驗,進而達至控制、消除異己的目地。而且,X特遣隊的行為多了份除暴安良的意味。

但在結局的處理上,又強行重新加入了幫助當地自由民主政權恢復統治的臺詞。對這群懟天懟地的“壞小子”來說,以自由主義的姿態順利完成任務為什麼並非更合理嗎?

一直以來,統率DC宇宙的王者是扎克·施耐德。經《超人:钢铁之躯》《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扎克·施耐德版正义联盟》的攝製,打下了DC漫改影片的特徵:新古典主義敘事藝術風格,一本正經的英雄希臘神話,顏色暗黑的圖像審美觀,和個人藝術風格強烈的慢鏡頭、MV畫法。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銀河護衛隊 X特遣隊:全員集結 蝙蝠俠大戰超人:正義黎明 哈莉·奎因 雷霆沙贊 自殺小隊 扎克·施耐德版正義聯盟 海王 X特遣隊 超人:鋼鐵之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