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殺”了的電影版

 

衝著《误杀1》,十幾年來老幹部第二次買票進影院看了《误杀2》。

!相安無事就阿彌陀佛了!看完《误杀2》,但願大家都曉得導演想告訴我們的就是讓我們的米粒之光不但能溫暖自家,但是禱告讓一個想搞好妻子好母親的女人不須要通過被“誤殺”來護佑家人!

“我們一輩子老老實實做人,努力工作,可為什么贏的還是你們”時,絕對趕不上首部主人公平平淡淡的那句----“

故事情節顯著地比不上首部流暢,就像影片主人公是個三流導演一樣,《误杀2》太想把一個直觀的故事情節描述成一部情節劇了,如主人公為子換心這種的設計只不過大能巧妙地在之後看病過程中伏筆,而沒必要通過對主治醫生追問的倒述來順利完成,這不但讓影片的節拍有點兒拗,更直接影響了故事情節感情的張力。這是肖央、任達華再好的唱功也無法填補的。

這拍電影版認為嗎信用風險挺大的,即使你的期望已經被吊得挺高,你會不自主地與首部較為,大多數都免不了有狗尾續貂之感,只不過要我說,就象仿製品就算是高仿絕大多數也難超複印件一樣。這一次也沒整出個不幸。

影片在在故意提高涵義,發掘深度,就象肖央在受時也宣稱劇中的螢火蟲有“很深的寓意”,那個寓意立意較好,但沒必要反覆說白,說白了就不叫寓意了。米粒之光與人性光輝的互映原本就是此種軍人影片的應許的底層意蘊。林日朗的導演身分也難引發身分歧議,就像劇中廣大群眾所講的,導演並非很有錢嗎的疑問一樣,不難象首部那種小店主的軍人身分能引發觀眾們無爭論的社會配角尊重。而且當主人公聲嘶力竭地喊

《误杀2》並非誤殺,與首部比必須叫被誤殺。這是看過後我的第二反應。這么一想,有點兒替影片製片方不值,假如不叫《误杀2》,直接叫個其它名字既直白也叫座,多好。只不過獨立地看,整部影片在上週影片市場上不論在故事情節、唱功、技術上都能算得上是中上之作。

我是一個沒什么出息的女人,只能在有事的這時候擋在你們後面一點。

”那般打動人心。只不過對於我等平頭百姓,哪想去“贏”“你們”啊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誤殺2 誤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