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馬路上沒有草原,但他為什麼想做一匹野馬?

 

結果盡如人意。第二次在影片中參演女主角,遊歷就領到了第4屆平遙國際影片展費穆榮譽·最佳女演員獎。整部荒謬青春片,在國際上數個影片節展映後,於11月26日在全省上映。

遊歷指出,《野马分鬃》的故事情節,並並非一個相關懸崖勒馬,或是一匹野馬被安上馬鞍的故事情節,但在一剎那,在那個十字路口之上,這個曾經桀驁不遜的少女,必定會停下來步伐思索許多事情。

如果說《延边少年》深入探討的是人與衛星城、老齡化的母題。那么《野马分鬃》則是後漢書鈞對青春的一種回看,這兒既包含他他們,也有其他人。它的創作契機,像是一次情緒流動後的結果,追求的是一種野生動物、樸實的狀態。

遊歷說阿坤是自由的,活生生的、生動具體的人。就像電影海報裡呈現出的那般,阿坤留著一把前短後長的鬃毛頭,雙腳揣在褲兜裡,嘴邊銜著兩根扁平的草,頭向外撇,吊兒郎當模樣。清冷的晨光從前面打回來,他背後是一片廣袤的草原。

《野马分鬃》片花拍片到中後期,遊歷不必故意地再去為每場戲做準備,即使阿坤已經和他成為一體。那個這時候,他會想辦法讓他們的情緒“降溫”。“演出的這時候,你不可能將做一個激素的噴湧者,你得找一個平衡點,讓他們不那么亢奮,要想清楚怎么演出。”

後來,遊歷才曉得,這天后漢書鈞覺得相片裡的人太帥了——這並非腦海中阿坤的形像。《野马分鬃》是後漢書鈞編劇的第一部院線長篇小說影片,故事情節的核心就在於女主角阿坤。籌備階段,阿坤誰來演,成了後漢書鈞一直在找尋的答案。

《野马分鬃》片花他是一個沒有完全社會化的人,在與社會交軌的這條十字路上,碰到了許多選擇,他不曉得必須走哪一條路,以致於出現了一連串意料之外的故事情節。

對於他而言,2020年平遙影展之後,就是這個十字路口。他須要像阿坤一樣,思索接下來該做什么。

遊歷說:“我上了兩輛錯軌的旅客列車到現在,下一站它也沒有報指示牌,這輛車它一直在開著,它有時候會顛簸,有時候不能顛簸。只不過做女演員就是這種的。對於我而言,已經很美好了。”

又看完一輪資料,阿坤的人選還未敲定。就在那個這時候,一個編劇跟後漢書鈞建議:再考慮一下游歷吧,至少先見一見。後漢書鈞應允了。

他看完好多青春片,有唯美,有彩色,有熱戀,獨屬於青春片的陽光灑在每一人的頭上。遊歷想像絕大多數人的青春,或許有除此之外兩幅樣子。比如說:緊張的課業,就業的壓力,還有準備來到社會時那股激動和恐懼。

編劇後漢書鈞說,野馬分鬃講一箇中國武術動作,即使運動狀態與寶馬野馬的鬃毛左右分披相近而得名,他覺得那個狀態跟影片中阿坤的成長神似。

《野马分鬃》片花在平遙,遊歷第二次看見《野马分鬃》的成片。放映這天,他手裡全是汗,所有人都上看他第二次執導的影片。他的父親當日也在現場。

2020年10月,遊歷憑《野马分鬃》獲平遙國際電影展費穆榮譽·最佳女演員獎。授獎詞這種寫到:“他最大限度地抹去了演出傷痕,完全將他們沉浸於配角之中,讓人堅信,他即配角,配角即他。”

不拍片的這時候,即使住得近,自己也時常一同踢球,或是去夜總會喝一杯。自己聊運動,聊橄欖球,聊家庭,聊感情;自己也聊音樂創作,後漢書鈞是個rapper,而且自己也聊hip-hop。

影片裡,阿坤在大學畢業前夕,花了兩萬塊買了兩輛卡車,他本以為這輛車能給他的人生帶來一些發生改變,但是事情或許與他想像的相悖……

他非理性的另一面在影片中被放大了。有一場戲,阿坤在駕校學開車,但車沒開好,總教練的罵聲在耳邊響起,一陣陣煩躁的情緒從皮膚中湧起。阿坤猛地停下來車,上車砸杆、踹杆,又準備踹人,跑去打駕校總教練。諸如此類情緒爆發的片段在影片裡還有許多。

《野马分鬃》片花他們在一個咖啡廳裡,聊了四個多半小時。後漢書鈞問遊歷對於現在、過去、未來的許多想法。遊歷將自己的經歷和盤托出:不完整的大學校園青春,早早步入社會經歷和生活的雕琢,都讓他顯得三維,也讓後漢書鈞造成了親近感。

放完後,他問父親,“感覺演得怎么樣?”他的父親回他:“感覺也沒怎么演吧。”他說那是什么意思呢?父親說,就是感覺挺好的。她覺得女兒沒有在演出,很自然。遊歷說:“嗯,那挺好。”

他覺得遊歷是一個有韌性的女演員,比同齡的女演員人生經歷更多樣,“那個人很自律又很聰明,他很清楚他們在做一件什么事兒”,換言之,他很適宜阿坤。後漢書鈞推翻了最初的決定,阿坤總算定了下來。

所以也聊起了未來。自己想像過,未來遊歷要做一個什么樣的女演員,後漢書鈞要做一個什么樣的編劇。

最開始,編劇後漢書鈞看著資料卡上女演員遊歷的相片,做了一個決定:不必。

遊歷說:“那匹馬在阿坤的心底面,他有他心靈的慾望,有他獨屬於青春階段的慾望,此種慾望按捺不住了。而且我覺得他優雅的地方,是他有動物性,這個不願意被馴服、想奔向遠方的動物性。”

《野马分鬃》片花那時的遊歷早早地就走向了社會。他曾當過模特兒,賣過鞋子,一份工接著一份工,直至後來做了女演員,才停下來漫無目的打拼。

假如把視角轉換給遊歷,這更像是一個“一波三折,卻最終得償所願”的故事情節。

阿坤原本叫左坤,但後漢書鈞更願意喊他為阿坤,聽起來更親切。他把他們頭上30%的經歷融入到了配角中,而且,對於選擇出演阿坤的女演員很謹慎。阿坤要有他頭上的故事情節感和野生動物感。

那些經歷和想像,都與阿坤相近。那種感覺纏繞著他。進組那天,遊歷來到了阿坤的世界,“他是一個很難用具體的東西去框定的人物”。

誰來演阿坤?

拍片臨近開拍,有一天遊歷忽然哭了。他找出後漢書鈞給他講,他覺得他們一直在跟他們較勁,跟配角較勁,“老魏,我覺得也在跟你較勁,你在那邊編劇,我在那邊演出,我們通過攝影機,通過影片裡的鏡頭,我們對話。”

事實證明,這確實是一個好建議。那場見面打消了後漢書鈞的疑慮。眼前的遊歷,從相片刻畫的風尚感和盛行感裡拆分出來,是自然而單純的。

《野马分鬃》片花後漢書鈞知道,那時的遊歷感覺很不捨。儘管影片立刻就要完結了,但做為編劇,他很珍惜女演員的各式各樣狀態,“自己的情緒,愉悅的、失落的,好與不太好的,我們都得去猜測各式各樣機率”。

影片《野马分鬃》的故事情節裡頭,阿坤是核心。在籌備階段,後漢書鈞在選角的這時候頗費了一番周折,直至與女演員遊歷見面,才判定阿坤就是他。

編劇後漢書鈞發現,遊歷有時候在座談會有許多偶發的自我情緒。他覺得這和拍不拍片沒有關係,這是女演員在那一瞬間的體會,“對阿坤逐漸理解後,他會發出來(情緒)”。

《野马分鬃》中的阿坤只不過一點也不野,相反,他很細膩。影片最後那場戲。阿坤用高價買下了那輛車,即使聽說這輛車能去內蒙古。他趴在的士上,聽著怎么調臺也換不到的口水歌《地球人》,表情怔怔,末了,笑了一下。

開上一輛車,一同去草原。在影片《野马分鬃》中,阿坤的歷險旅途就這種開啟了。

臨近開拍的兩天,遊歷忽然哭了。他找後漢書鈞訴說他覺得他們一直在跟他們較勁,跟配角較勁。“老魏,我覺得也在跟你較勁,你在那邊編劇,我在那邊演出,我們通過攝影機,通過影片裡的鏡頭,我們對話。”

後漢書鈞會把遊歷他們給到的一部分情緒用到影片中去,把有點兒“過”的地方篩出去。“演出是一個感情勞動,不光是人格體能的勞動,它很寶貴。女演員做為演出的主體,他一個情緒,假如能合理地用到我們的配角和故事情節當中,都很寶貴。”

《野马分鬃》片花對於後漢書鈞而言,拍完《野马分鬃》,像是回看了一段往事,“有一點青春拉開帷幕那個意思”。影片幫他順利完成了這段時光的“重新輸入”。“不能再那般去做了,你的行為形式,你認識周遭的生活,你的認識都出現了變化。這個東西已經返回你了,這種的生活形式,這種的想法,甚至那時候的許多不成熟的地方,今天你已經沒有了,而且值得去懷念吧。”

後漢書鈞曾經碰到過一個嗜愛三輪車的好友,為此還放棄了初中課業。他本不理解,但是在和好友閒聊的過程中,他忽然想起他們買第一輛卡車的經歷,突然有了共鳴。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地球人 延邊少年 野馬分鬃